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命运系游戏 > 第28章 心理防御
    李颖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身边睡了个男人,顿时被惊得魂飞魄散,羞愤交加,抬腿便是一脚,将田野从床上给踹了下去。

    “啊!”

    田野摔在地板上,连带着把被子也扯了一半下去。

    李颖死死揪住被角,恼道,“松手!”

    田野也抓着被子,惊恐地摇头,“我不!”

    于是两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拼命争抢着那床被子。

    要不是李颖不方便,她早就跳下去把这小子暴打一顿了。

    “我让你松手听见没?”

    “我不,你的节操是节操,我的就不是了吗?”

    李颖抓起枕头砸过去,把头一扭,“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不看你!”

    “好、好的!”

    田野随便划拉几件衣服,便冲进了浴室,哗啦啦地冲洗起来。

    李颖只觉得心烦意乱,想自己一个a职业格斗家,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给欺负了。

    这口气如何能忍?

    田野也委屈,自己一个纯洁的小鲜肉,居然被一个26岁的老饺子皮给包了。

    这事报警有用吗?

    “你等下出来!”李颖冲浴室喊道。

    田野回道,“不行,我现在就要出来!”

    “你等一会儿,我穿下衣服!”

    “我不管,我出来了!”田野不管三七二十一,踩着凌波微步就出来了。

    开什么玩笑?

    你还给她穿衣服的时间?

    难道等她穿好衣服来打你吗?

    李颖衣服穿了一半只得作罢,老老实实地裹好被子,含嗔带俏地盯着田野,“身份证给我!”

    田野依言把身份证递过去。

    李颖从被窝里伸出一条肌肉紧致的胳膊,接过来一看,“你是00年的?”

    田野点头。

    李颖忍不住笑了笑,“小朋友,你出生那会儿,知道阿姨在干嘛吗?”

    田野摇头。

    李颖攥起拳手,肱二头肌凝聚着力量,“2000年那会儿,阿姨已经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了,可你还是个婴儿!”

    “随便你怎么说吧!”田野也是无奈。

    李颖冷冷一笑,“什么随便我怎么说?我哥是律师你知道吧,你这是什么行为心里没数吗?我想告你的话,判你十年八年不是问题!”

    田野叹了口气,“阿姨,咱们讲讲道理,这是我的房间,你跑来我的房间把我给睡觉,要报警也轮不到你啊!”

    “你、你的房间?”李颖仔细一看,居然还真是人家的房间。

    但自己怎么跑到这小子房间来了?

    难道是梦游吗?

    李颖咬着唇,期期艾艾道,“你的房间又怎样,你晚上睡觉不知道锁门的吗?”

    “我要知道你会闯进来,我肯定锁门!”田野没好气地说,捡起地上两件内衣,随手扔过去,转身就出门了。

    “砰!”

    身后一声大响,不知道李颖把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

    “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在这声咆哮过后,房间里传出了隐约的哭声。

    田野缩了缩脖子,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

    虽然自己没做错什么,但李颖毕竟是来帮忙的,现在弄成这样,让人情何以堪?

    不过田野很快就释然了。

    这算什么呀?

    不就是一个误会吗?

    试想一下,等复活了姒虞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另一个全新的时空里,也许自己没有住进这间公寓,那么这个误会自然就不存在了。

    想着,田野匆忙换了鞋,免得给李颖穿好衣服,到时再被她冲出来爆锤一顿。

    至少在她消了气之前,还是先不要回来了。

    刚起床的雪晏走出来问道,“你去哪啊?”

    田野来不及解释,只说自己出去办点事,便匆匆忙忙地出门了。

    浣沙市第二中学。

    田野来到记忆中的校园,走在一条安静的林荫道上,两旁一棵棵枫树在秋季生长的娇艳如花,偶尔洒下点点斑驳的阳光。

    学校依然是原来的学校,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过,但也没有勾起他更多的回忆。

    “姒虞是这里的学生,当年的班主任叫什么来着?好像是霍晓峰吧?”

    田野算了下时间,猜测这位老师这届带得应该是初二的学生,便拦住一个学生问道,“霍晓峰老师还在这间学校吗?”

    “我们这没有姓霍的老师!”

    “怎么会没有呢?2014年的时候,他带的初三啊!”

    “那我就不清楚了,你再找别人问问吧!”

    “哦,好吧!”

    田野又向办公室走去,不时有几个学生从他身旁经过,间中说着今天要召开一堂心理知识讲座,校方请来了是很有名的心理专家,连校领导都去旁听了。

    “校领导都在礼堂吗?”

    田野脚步一顿,只好跟着来到礼堂。

    一个心理专家正在现场授课,“我们常听人说,眼见未必为实,但有时候,我们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没错,你没听错,很多你以为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事实!”

    “我在这里列举一个我自己治疗过的病历,那是一个患有癔症的女孩子,据她家人说,这女孩经常和自己幻想出来的男朋友说话,后来我用了催眠疗法,才终于从她的潜意识里,获取了她不为人知的一些经历!”

    “原来这个女孩子曾经遭受过陌生男人的侵犯,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家人,而是选择默默承受,试问一个女孩子,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伤害?”

    “我不得不承认,为了保护我们的心灵,老天给了人类一些很有用的工具,比如心理防御机制,当巨大的打击突然来临时,我们可以出于本能地做出一些反应,来避免自己受到过于激烈的冲击,它就像一把雨伞,暴雨侵袭时,我们可以马上撑开伞,避免身体被淋湿,而心理防御机制最常见的几种,包括压抑、否认,投射,退行,隔离,抵消,转化,补偿,合理化,升华,幽默和反向形式等等!”

    “我的那位患者就属于以上一种,她因为受到侵犯而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于是心理防御机制像一把伞撑开了,她开始否则自己被侵犯过,并把这件悲惨的经历来合理化,然后她就幻想出来一个男朋友,把那次被侵犯的经历,当做是和男朋友正常的交欢,她还会把这个不存在的男朋友幻想得特别美好,以此来补偿自己!”

    “那么,这些幻想是如何形成的呢?都是由大脑根据你身体的需要,来生成的虚假记忆,所以我说很多你以为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事实,有可能是你的大脑在欺骗你!”

    “其实我们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有时你明明记得某一个人,但要真正去回想这个人,你会发现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是模糊的,这就是心理防御机制中的隔离和抵消,你因为这个人而受到过伤害,所以我们的大脑才会将这个人从记忆中隔离出去,让你永远都想不起他她来!”

    听到这,田野恍然大悟。

    难道自己想不起关于姒虞的事,仅仅只是因为某种心理防御机制吗?

    那么,自己和这个女孩子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