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命运系游戏 > 第29章 催眠
    心理专家的话,如幕鼓一般回响在会场上。

    “人们安慰那些遭遇不幸和搓着的人时,通常会说‘没关系,它总会过去的,时间长了你就忘了’、‘时间可以治愈一切’诸如此类的话,然而,真相是时间无法磨灭那些深切的伤口,如果你不去治疗它,它只会往你心里走得更深,在未来某个时间某个因缘成熟时,爆发出来,影响你,影响到你生活的各个层面,你逃避,你恐惧,你厌恶的东西,只会把你抓得更紧!”

    “最后我想告诫同学们,不经历风雨怎能看见彩虹?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然而只有去找到那个伤口,才能换来无限宽广的未来!”

    台下掌声雷鸣,田野尤为震撼,跟着一起鼓掌。

    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病人,有一种急需治疗的渴望。

    讲座结束后,田野拦住了校长,向他打听起来,“陈校长,我叫田野,原来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14年的交换生,您还记得吗?”

    偌大的学校那么多学生,陈校长哪里会记住一个多年前的交换生?

    但他还是微微一笑,“我记得你,很难得啊,你没忘本,还知道回来看看,我很是欣慰!”

    田野同他客套两句,又问,“我记得当时的班主任叫霍晓峰,他现在人在哪?我能见一见他吗?”

    “霍晓峰?”

    陈校长想了想,“好像听过这个人……”

    旁边立刻有人小声提醒道,“他说的这个人,是六年前跳楼自杀的英语老师!”

    “你说的这个霍老师,我没印象了,不好意思,我还有事!”陈校长脸色一变,敷衍两句就走了。

    田野愣愣地站在原地。

    “跳楼自杀了?看来这里面一定有隐情!”

    既然从学校这里打不开突破口,只能从自己的记忆下手了。

    这时心理专家张宇也走了过来。

    张宇对自己这次讲座非常满意。

    要知道学生是心理问题最为突出的一个群体,相信这次营销,一定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客户。

    正想着,他就被田野给拦住了,“您好,张医生,我有些问题想向您求助!”

    “好啊,我很欢迎,不过我的患者非常多,需要预约!”张宇说把逼格装起来,不然怎么谈出好价钱呢?

    “钱不是问题,您看什么时候方便?”田野一点都不虚,他现在也算得上一个土豪,不说那箱金子,身上还有几十万块钱,找个心理医生绰绰有余了。

    “既然不是钱的问题……”张宇想了想,“不如就今天吧!”

    田野来到张宇的诊所,预付了2万元的诊金,做好了长期治疗的打算。

    张宇遇到这么一个大客户,自然不敢怠慢,立刻创建了病历,并根据田野的情况制定了治疗方案。

    “田同学,你放心,我跟别的心理医生不一样,我比他们贵多了,我绝不允许我的病人出去和进来一个样,必要的时候,我会采取极端疗法,包括清醒催眠,一定会让你找回被隔离的记忆,相信我!”张宇信誓旦旦地说。

    田野稍感心安,“那我们开始吧?”

    张宇摆摆手,提醒他说,“催眠疗法就像在做梦一样,我们有时候会在梦里,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随着梦境的延续,你又会忘记自己在做梦这回事,把梦里的一切都当成真的,你要想找回记忆,想知道那个女孩是怎么死的,就必须在梦里保持独立的意识,我会引导去寻找那个真相,明白吗?”

    田野点点头,表示明白。

    然后。

    张宇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怀表,“你集中精神,盯着我的表,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你会回到记忆深处的教室!”

    田野当下集中精神,死死地盯着那块来回摆动的怀表。

    “一。”

    “二。”

    张宇话音刚落,那块怀表啪地脱手而出,摔在了地板上。

    田野一脸懵逼,“请问,我被催眠了吗?”

    张宇捡起怀表,用一丝笑掩饰了尴尬,“不好意思,我今天没状态,你明白再来吧。”

    “明天……”

    田野怎么突然觉得这人不靠谱呢?

    “那好吧!”

    他起身离开座位,走到门口,伸手按住房门。

    “三!”

    就在田野拧动门把手的时候,他听见身后传来了张宇的指令。

    下一刻。

    房门打开了。

    田野面前出现了一间明亮的教室。

    没错,这正是他记忆中的班级,教室里活跃着同学们嬉闹的身影。

    这就被催眠了?

    这位张医生的套路可真深啊!

    田野走进教室,但他发现自己是虚无的,好像没有人能看见他。

    这感觉如同你在观看一幕全息投影一样,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剧情中发生的事情。

    “你走进教室后,有没有看到那个女生?”耳边响起张医生的提醒。

    田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目的,他从一排排座椅中走去,很快便看到了少年时期的自己。

    他坐在前排靠窗的地方,可能是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所以显得很是孤单,还有点与生俱来的自卑。

    “王强,你给我站住!”

    一个女生追打着一个男同学,跑动间从身上掉出来一个打火机。

    田野一眼便认出来,这个女生就是姒虞。

    姒虞发现打火机掉了,正要回头去捡的时候,看见老师已经走上讲台。

    姒虞见势不妙,抬脚一踢,便将打火机提到了少年的田野座位下面。

    上课铃响后,同学们都回到了座位。

    老师讲课讲到一半,也发现了那个打火机,便将那位倒霉的男生走了过去,“田野,你座位下面的打火机是哪来的?”

    “啊?”男生微微惊愕,低头才看见那个打火机。

    老师问他,“这打火机是你的吗?”

    男生默默捡起那个打火机,凝视着老师阴晴不定的脸。

    周围尽是一片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偷偷抽烟也就算了,还把打火机带到学校来,这个交换生肯定要倒大霉了。

    但男生面不改色,还向老师解释说,“上午物理课上,我帮老师点完酒精灯,忘了还回去!”

    老师从他要来了打火机,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提醒一句,“下次注意点,别再让我看见这种东西!”

    姒虞偷偷地向这边看了一眼,露出一抹侥幸的笑容,似乎也在赞叹这个男生的机智。

    下课后,姒虞拦住这个男生,伸出手道,“打火机还我!”

    “你找到老师要去!”男生有些不耐烦地道。

    姒虞一把抓住他,不依不饶,“我不管,我打火机在你手上丢的,你去给我买一个也行,反正你得还给我!”

    “说了,你找老师要去!”男生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行,新来的,算你有种,给我等着!”姒虞跺跺脚,悻悻地道。

    田野看着身边发生过的往事,心里惊疑不定,难道就因为这个打火机,所以两人结下梁子,姒虞找人把少年时的自己打了一顿?

    多大点事啊,应该不至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