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分身 > 第二卷 戚望不期望 第四章 办法
    镇上只有二个医馆,一个是公办的,价钱昂贵,还有一个便是眼前的小屋,里面是个乡下来的老郎中,虽说没什么名气,但很多土方子挺管用的,而且价钱便宜,算是镇上大多数人得病后的去处了。

    早上没什么人,向融进门之后就找上了刚起身下床的老郎中。

    “来了。”

    老态龙钟的老郎中并未介意这小子一路闯进他卧室。

    向融把手里的银子一股脑的塞进了老郎中的手里,刚想跑开,老郎中便喊住了他,把手边的一把钥匙丢给了他,没好气道“大清早就一股呛鼻血腥味,先给自己处理下吧,别吓着人家小姑娘。”

    向融尴尬的点头,接过钥匙,脱下上衣,轻车熟路的从柜子里找出绷带和金疮药,面不改色的自己上药,包扎伤口。

    舍利虽能治疗伤势,但是按戚望所说,除非万不得以,其余时候的伤势,还是靠自身和药物恢复来的好。

    所以这三个月来,向融算是这里的老常客了,几乎每天都要跑上一趟。

    老郎中看着跑向边上一间屋子的少年,无奈摇头,打开袋子一看,手一抖,瞪大眼睛,这么多银子?

    这小子发财了?

    另外一间屋子有十几张木床,大多都是空着,零散几张躺着病患,向融走到最里面的一张,上面躺着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面色苍白,瘦骨嶙峋。

    “丫头。”

    向融柔声喊道。

    小女孩艰难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当瞳孔缓缓聚焦,看见熟悉脸庞后,顿时喜笑颜开“大哥哥!”

    向融从兜里掏出一把小青果,都是从林里摘得,青翠欲滴,果香扑鼻,笑呵呵道“看,大哥哥给你带了什么。”

    小女孩惊喜的接过一捧小青果,甜甜笑道“谢谢大哥哥!”

    向融坐在小凳上,看小女孩小口轻咬青果,露出满足表情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小心吞咽的小女孩睁着闪亮眼睛,小声问道“大哥哥,我爹娘他们……快回来了吧?”

    向融一怔,随后笑着轻抚她脑袋,点头道“快了快了,他们现在在很远的地方给丫头找郎中和药,只要找到马上就回来了。”

    小女孩连连点头,笑意灿烂,小脸涌上些许红润,说道“大哥哥,果子不解饿,你能帮我去买点粥吗?”

    向融起身,说道“没问题,你等我一会,大哥哥马上回来。”

    少年快步走出屋里,跑向最近的小摊。

    待到脚步声走远后,小女孩胸膛起伏,手上还剩半个的青果掉在床上,侧身趴在床榻上止不住的往边上桶里呕吐,不仅连刚吃下去的青果,甚至连苦胆水都不停。

    听闻动静的老郎中连忙走进,轻拍小女孩后背,锁眉叹息。

    皱着苍白小脸的小女孩抹去眼泪,努力挤出笑容,说道“爷爷,我没事,我还能撑得住,我会等爹娘回来的。”

    小女孩捡起剩下的半个小青果,老郎中一把抢过扔进桶里,气愤道“野果属寒,你肠胃本就不好,别吃了!向融这小王八蛋真是什么都瞎搞。”

    小女孩急忙摆手,委屈解释道“是我跟大哥哥说我想吃的!这种小青果味道很好,以前我小时候爹爹进山都会给我摘一筐一筐的!”

    老郎中手掌一僵。

    小时候。

    什么小时候,这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的小时候又能是几岁?

    老郎中眼眶泛酸,不忍去看这面白肌瘦的小女孩。

    小女孩缩在被窝里,缓缓闭上眼睛,小声说道“爷爷,我好像有点困,我先睡会。”

    老郎中替她掖好被子,苍老手背贴着她额头,片刻后长叹口气,走出屋子,正巧撞上喜冲冲跑回来的少年。

    端着热粥的少年被老郎中拽着离远。

    “以后别给她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老郎中沉脸喝道。

    少年一怔,随后立马明白过来,低低应了一声“那我把粥给她端进去。”

    老郎中摇头道“她已经睡下了。”

    向融顿时睁眼说道“怎么又睡下了?不是才刚起吗?是……”

    见到老郎中那严肃脸色,向融立马急声道“大夫,是不是她病又严重了?你救救她,我有钱!我还可以给你更多的钱!”

    老郎中无可奈何,说道“对,你是有钱,可这钱来的太晚了,二年前她刚送来的时候,要是她爹娘能像你一样拿出这么多钱,说不定确实能治,可是现在来不及了,她脑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大,已经没办法治了!”

    束手无策的老郎中只能叹道“我和你说过,只有稀奇的灵草才有可能救她一线生机,可那种东西是传说中的修炼者们都可望而不可得的宝贝,我们再有钱也无能为力。”

    少年呆在原地。

    他三个月前几乎每天都来,除了自己伤势外,原因便是这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姑娘了,她躺在这里二年了,都是由老郎中一手照顾。

    老郎中和她非亲非故,她是当年镇上一户穷苦寒农的女儿,出生便体弱,后来三岁的时候抱到医馆,经过问诊,知道她脑子里长了个东西。

    仅仅一天。

    即使老郎中都是原价进原价出的价格,还是把只靠种田为生的二夫妻掏空了家底,当天晚上,在小女孩昏迷的时候,二夫妻变卖了家里的老房子,却不是为了救人,而是选择远离此地,一走了之,把这个麻烦扔在了医馆自生自灭。

    掏空家财也救不起。

    救了还不一定能活。

    治不治?

    那个当母亲哭着说,救活了也就罢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可若是救不活,一屁股债,倾家荡产,最后人财二空,该怎么办?

    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掏空当时全身家当后,在医馆门口抽了一晚上的旱烟,抽到嘴唇干裂,舌头焦黄,眼睛都满是血丝,最后选择了卖房子。

    远离此地。

    看着心痛,不如看不见。

    她本该二年前就死的,后来是老郎中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强行扯住了她的命,维持到现在。

    每当女孩问起父母时,老郎中不忍心告诉她事实,只能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给她想办法找人找药治病。

    小女孩每次都会很开心,再疼痛,再痛苦也能熬下去,期待着那一天。

    后来时间长了,她也曾问老郎中,能不能联系上他们,告诉他们,不找了也没事,只要能回来就行,她想他们了。

    她说自己好像撑不住了。

    她想见见他们,就见一面。

    行医问诊四十年的老郎中极少喝酒,那天晚上却喝了个烂醉如泥。

    老郎中看着面前这个善良的少年,苦声说道“算了吧,没办法了,真的没办法的。”

    少年默默的走出屋子,站在帘子的另外一侧。

    许久许久。

    他掀起帘子一角,看着房里尽头的那张木床,或许是因为疼痛吧,小女孩又醒了过来,她背靠墙壁,在边上的柜子里摸摸索索,取出一张小人画,是她自己画的。

    一个大人牵着一个稍矮一点的女人,脖子上还坐着个小人。

    其乐融融。

    忍受病痛折磨的小女孩苍白脸上洋溢幸福微笑,低头亲吻小人画。

    小女孩不停的碎碎念念。

    “爹爹再见。”

    “娘亲再见。”

    屋外的少年后脑勺砸在墙上,仰头无声。

    一会之后。

    少年拿起手臂擦了擦脸庞,看着对面沉默的老郎中,低声道“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

    老郎中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无来由有些心慌,急忙喊道“你干什么去?”

    少年大跨步而去。

    “我去找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