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从不讲武德 > 第十七章 钓鱼
    山路上,宫阳和李木羽两人并没有御空而行,而是一左一右,并排前行。

    每走一步石梯,李木羽都在反思他之前的表现,最后得出评定却是很不满意。

    如果一开始他就拒绝齐云筠,而不是想着贪图一位大乘护卫,可能就不会有之后的这么多麻烦。

    不过也是,一只脚已经步入真仙境的修仙者,怎么会看上一个筑基修士呢?

    李木羽想了想,也许是上辈子的性格太过跳脱了吧,所以才导致无论今生如何的谨慎,骨子里还是有一点异想天开。

    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要改。

    就在李木羽自我反省之时,一道平和的声音从身旁响起。

    “你齐师叔她就这火爆脾气,但她是个直肠子,对你绝对没有恶意。”

    “弟子明白。”

    让李木羽没想到的是,作为掌教的大弟子的宫阳,居然还特地对之前的事和他解释了一番,可见此人还真是如传说般的平易近人。

    至于齐云筠那边,就算宫阳不解释,李木羽也没有记恨她的意思,毕竟齐云筠的出发点还是好的。

    如果不是她,李木羽也不会知道自己可能已经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境地。

    虽然他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这已经让他有所警醒,好早点做些准备。

    两人继续朝前走着,李木羽眼珠子突然一转,故作八卦的问道

    “师叔,我看刚刚齐师叔提到了我师父,难道她们俩的感情很好吗?”

    李木羽的问题算不上机密,所以宫阳也没有做什么隐瞒,只是思索片刻,就对这个师侄解释了起来。

    “是啊,她俩的感情的确很好,当年小师弟入宗,就是小云筠去接引的他,之后一起生活学习,小师弟的很多术法还是小云筠教的呢。”

    “如果小师弟没有死的话,等过些年突破成为真仙,恐怕两人也已经是道侣了吧。”

    “唉——”

    宫阳长叹一声,连目光都有些黯淡,仿佛在对过去的一些事进行着缅怀。

    宫阳在怀念美好,而一旁的李木羽却一个踉跄,差点就从山路上滚了下去。

    这什么情况?

    师尊和齐师叔要成为道侣?

    也就是说,他刚刚居然还想撬自己师父的墙脚?

    造孽啊!

    李木羽心中哀叹了一声。

    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在师父画像的前面多磕几个响头,省的他师父半夜来找他,一激动把他也带走。

    不过李木羽在祈祷的同时,心中也是对齐云筠多了一丝敬佩。

    修仙世界人情淡薄,而她居然还能在恋人过世十多年后,关心其弟子,可见她用情之深啊。

    感慨虽感慨,可李木羽也没忘了他真正的目的。

    乘着宫阳愣神的期间,李木羽立马追着问道

    “我知道齐师叔是为了我的安全,那么……是谁想要谋害我?!”

    李木羽最后几个字的语气逐渐加重,其他事他都可以不计较,但是这事一定要弄个明白。

    所以他问前面的那些也只是铺垫,为的还是等宫阳愣神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套出些真话。

    为此他还临时设计了个语言小陷阱,最后一句话虽是疑问,但他却是用肯定的句式说出来的,确保得到事情的真实性。

    但李木羽还是小瞧真仙了,宫阳已经活了上千年了,什么东西没见过,岂能不知道他的这些小伎俩。

    不过宫阳也没当面拆穿他,而是微笑的说道

    “并没有人想要谋害你,只是你齐师叔过于急躁,偷听了一些话,产生的误会罢了。”

    宫阳的语气很是平稳,而且面不改色,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可是李木羽却并没有因此而信服。

    要真是误会的话,齐师叔能那么激动?甚至说出了传承断绝的这种话。

    而且道侣这事还是得到掌教许可的,如果只是齐师叔的无理取闹,难道掌教也跟着犯浑吗?

    只是李木羽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宫阳提醒他们已经到了。

    斜上方的树木逐渐稀少,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广阔的湖泊,湖泊碧蓝,有点像是传说中的一汪“天池”。

    湖泊旁边的巨石上,端坐着一位正在垂钓的老者,仔细看去,这位老者不就是大典时露过面的流云掌教吗。

    与前些天不同,这时的掌教换了身粗布麻衣,但尽管穿的像个老农,却依旧掩盖不了仙人的那种出尘的气质。

    “师尊在那等你,你快过去吧。”

    宫阳一边说着,一边不知从哪掏出根鱼竿,而且看他的模样,似乎想让李木羽单独前去。

    “e……”

    李木羽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储物袋中的铁头盔给拿出来。

    虽然说哪有人钓鱼不带头盔的,但在这些大佬面前,似乎带了头盔也没啥用。

    在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掌教的那股无形威压,让李木羽一瞬间甚至有些窒息。

    还好这种感觉很快就散去,而李木羽就像前世看见了学校校长一般,乖巧的拿起鱼竿,一路小跑了过去。

    这种威压并不算掌教有意释放,而是他天然形成的。

    要知道这位可是掌控一教的大人物啊,就连周围的国家想要立储君,都得听取此人的建议,更别说他在南域的那些赫赫威名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多少恐怖的强敌都在他的弹指间灰飞烟灭。

    也正是因为他的强大,才确保了流云宗这些年在南域的地位。

    “弟子李木羽,参见师祖,愿师祖仙道之路畅通无比,寿命无疆,长生不老,与天同寿……”

    可能是压力太大了,李木羽他居然不小心把问候说成了祝寿词,就差再来句生日快乐了。

    “嘘——”

    掌教倒没有计较,而是表现的像个小孩一下,悄悄指了指湖面,示意李木羽小声一点,不要把他的鱼给吓跑了。

    见此情况,李木羽索性也盘腿坐下,和他一起钓起了鱼。

    其实对于掌教,李木羽到真的没有多怕的,之前只是那一瞬间,被他的气势所慑而已。

    至于刚刚说的那些“胡话”,也不过是李木羽把自己当作“正常弟子”,然后做出的“正常表现”而已。

    湖面平静,像块天然的蓝色宝石,只是下面偶有气泡冒出,在湖面上荡起一圈涟漪。

    一老一少坐在湖边钓鱼,微风吹起他们的衣角,场面显得异常的和谐。

    “有了!”

    突然间掌教的面色一喜,用力一拉鱼竿,在天空中托起了一条银色的弧线。

    一只还没李木羽半只巴掌大的小鱼上钩了。

    掌教倒也没嫌鱼小,喜滋滋的把它放入了鱼篓。

    等做完这些事,掌教才开始理会起了一旁的李木羽。

    “小木羽啊,今天喊你来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前些天你陆师祖派人过来,想让你拜他的三弟子为师,所以今天特地来问问你意下如何啊?”

    掌教话还没说完,李木羽的身子不由的一颤,就连鱼竿都差点掉进湖里。

    姓陆的祖师……

    在流云宗姓陆的很多,但能被他称为师祖的,有且只有刑堂的那位冷面堂主啊。

    这什么意思?

    难道这两位大佬的斗争就要开始了,想把自己当个由头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