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锦觉得这其中程娇娥应该还有别的用意,“如果夫人当真和尹盛玉一起离开,也许是两人达成了什么交易,虽然皇上绝口不提,但我觉得尹千章口中关于五方玉的事情也许就是这整件事的重点。”

    沈祁愿皱眉,“你的意思是,皇上交出了五方玉,娘娘用五方玉和尹盛玉达成了什么交易,也许这也是娘娘和皇上产生分歧的原因。”

    众人虽然不知五方玉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从尹千章的口中也知晓此物极为重要,不光是尹盛玉目的在此,便是西江王之前和程娇娥达成的交易也是为了这块五方玉。

    “夫人也许是希望我们能够提前布局,把尹盛玉困在宫中。”宁锦大胆猜测,“恐怕夫人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开朝堂的事情,现在若是想要完成此事只能希冀着尹千章能够帮助我们了。”

    皇宫。

    燕回随尹千章入宫这件事还是被钟离沁知晓了,但钟离沁此时却心有余悸,只觉得现在的商裕陌生的让她觉得可怖,可之前熟悉的感觉又萦绕心头,让人一时之间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而这个新出现的女子也让钟离沁惊讶,她是那日陪着程娇娥入宫的人,如今二次进宫说是为了商裕的身体,钟离沁这才想到商裕的脸色难看的骇人,难道真的是因为生病才又性情大变。

    商裕寝殿内。

    燕回匆匆赶来,便见商裕坐在书案前正在批阅奏折,本来他刚刚差点昏睡过去,片刻却又起身处理奏折,一笔一笔写的极为认真,可看他神色便觉得他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个地方。

    “皇上,燕回姑娘来了。”尹千章开口道,一边的常德看着燕回,又看着商裕,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点什么,商裕现在的态度让常德心惊胆战,又生怕刺激到商裕的身体。

    商裕笔下不停,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尹千章的声音,一边的燕回看不过去,干脆上手抢了商裕的笔,常德大吃一惊,除却程娇娥之外,他从未见有任何人在商裕面前如此放肆,当然程娇娥也一向知礼,除非是因为一些别的事才会少见的失态,可这姑娘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态度恶劣的很。

    “商裕,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燕回,给我。”商裕语气低沉,似乎不愿和燕回辩驳什么,甚至连一贯喊得姑娘二字都消失了。

    “怎么不喊燕回姑娘了,你不是最能装么,现在怎么连装都不愿意装了?”燕回习惯了直来直去,况且商裕在她身边的时候一直都是病着,她根本没见过商裕意气风发的模样,心中对商裕不是气愤就是悲哀,只觉得现在的商裕简直是病糊涂了,根本不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了。

    “燕回,我现在的身份……”

    “我知道,天奕国主嘛,可不得了了,你还要用你的身份压我几次?”燕回浑然不惧,一边的常德更是看直了眼,尹千章也没想到燕回能直接和商裕吵起来。

    “燕回,皇上他……”

    “你闭嘴。”燕回谁的面子也不愿给,“本姑娘是进宫来给你治病的,不是来受你的气的。”

    “朕不需要。”商裕拂袖便要离开,燕回却不依不饶,“商裕,你就是个懦夫,你现在的命都是程娇娥换来的,难道你就要这么不负责任的放弃么?”

    商裕转身看她,“你入宫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些的,那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之前你不是说要让本姑娘给你做妃么,现在我来了。”燕回一咬牙,居然什么都不顾了,她要是再看不出商裕不对劲也白学这么多年的医术了,商裕的心思分明就是不想活了,而且看他脸色就知道他这几日必然没有好好吃药,甚至连休息的都少,如此下去不消半年商裕怕就要一命归西了,到时候自己要如何和程娇娥交代,难道说商裕自己不知保护自己所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么。

    商裕站在原地,大殿内安静极了,常德根本不敢开口,连尹千章都没想到燕回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想好了?”商裕转身看她。

    “是,本姑娘想好了。”

    “常德,传令下去,朕要立燕回为懿贵妃。”

    “这……”封号和程娇娥的封号一模一样,商裕废了一个懿贵妃随便从外面找来一个女子便直接立为贵妃,恐怕太上皇和安平侯都不会同意,“皇上三思啊。”

    常德连忙跪下,“这……只怕太上皇……”

    “是朕立妃,不是太上皇立妃,此事无需多言。”

    商裕心中自然另有打算,给燕回封懿贵妃便是想让燕回知难而退,本以为燕回会立刻爆发,没想到燕回只是咬咬牙硬生生的忍了回去,“好啊,皇上可需要臣妾现在便侍寝?”

    “……”商裕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不过燕回却不给商裕反驳的机会,他难得平静起来的生活再次被打破了。

    不过若是程娇娥知晓自己立燕回为懿贵妃的事情只怕会彻底对自己死心,这样也好,至少他也不用抱有什么别的心思了,至少他也不用虚无缥缈的等待一段根本不会有结果的爱情了。

    尹千章和常德看着燕回随着商裕进入内殿,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作何回答,常德看着尹千章道,“易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位是薛神医的徒弟燕回姑娘,既然皇上立燕回姑娘为懿贵妃,必然有他的考量,如此也好。”尹千章虽然面上冷静,但显然也是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燕回姑娘应该能够把皇上救回来。”

    “什么?”常德不明白。

    “皇上需要有人陪伴,眼下燕回姑娘是最好的人选。”尹千章道,“但立燕回姑娘为妃这件事暂且不要宣布下去了,等到明日再询问皇上的意见。”

    “若是皇上依旧坚持呢?”

    “坚持,那自然是按照皇上的要求做。”尹千章咳嗽一声,“总之,皇上身边多了燕回,终究是好了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