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七十六章污泥处理工艺
    安排好华禹(魔都)置业有限公司的事情之后,余庆阳并没有离开魔都。

    而是留在魔都。

    华禹(魔都)置业有限公司的人事调整完成,并不代表改制完成。

    随后陈昌裔还要带着财务部的人对魔都公司的财务进行分割。

    财务分割倒也不麻烦,本来财务总账就在集团总部这边。

    现在只要明确一下各自资产和债务,重新建立和集团公司的财务关系以及魔都和苏浙皖的财务关系。

    余庆阳留下来是为了白龙港污水处理厂的建设。

    白龙港污水处理厂的设计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月,如今初稿差不多该出来了。

    有了琴岛市和泉水市的经验,这次设计白龙港污水处理厂的设计,算是对华禹水务设计院的一次考试。ii

    “魔都是政府的意思是在白龙港污水处理厂是在老厂的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

    但是后来经过我们的讲解,魔都市政府同意了我们的方案,老厂拆掉,全部建新厂!

    新的白龙港污水处理厂规划面积120万平方米!”华禹水务设计院的多功能厅里,顾汶主讲。

    上来先介绍了一下白龙港污水处理厂的概况。

    “我们的初步设想是,白龙港污水处理厂全部建在地下二十米的位置!

    我们计划建五组高效沉淀池,每组具有独立反应单元,由混合区、絮凝区、推流反应区、沉淀区及污泥浓缩区组成。

    单池长259,宽17,水深83,容积2407立方米,停留时间64。ii

    在沉淀区上部设斜板,单池斜板面积170平方米,混凝池单池容积140立方米,尺寸6x32x73。

    每组高效沉淀池可处理污水42万立方每天。”

    卢老师他们工作效率很高,短短几个月,连效果图都弄出来了。

    而且他们的设计非常大胆,居然要把一百二十万平方米的地块全部大开挖。

    建在二十米的地下,这可是超深基坑开挖。

    这工程量可是大了去了!

    要知道,当初他在市政府吹的牛,可没真准备全部建在地下。

    能做到一半地下,一半地上就不错了!

    原计划的预算估计是不够了!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ii

    余庆阳坐在台下碎碎念着,他却忘了,当初可是他说的,要见亚洲第一大污水处理厂,世界第一园林式污水处理厂。

    卢老师和顾汶他们完全实在实现他的思想。

    “混合区配置Ф500混合搅拌机18套,絮凝区配置Ф3600絮凝搅拌机18套,浓缩区配置Ф17浓缩刮泥机18套,剩余污泥泵18用6备,回流污泥泵18用6备。另外,设投药系统,包括混凝剂化解、稀释、配比及投加,用lc控制。”

    台上的顾汶并不知道余庆阳的碎碎念,还沉浸在伟大的设计中,继续讲解着他们的设计。

    “污泥先进储存池再进脱水机房。

    污泥储存池分6格,每格13x13,水深45,每格设潜水搅拌机2台……ii

    污泥脱水机房平面尺寸133x27,二层式,设离心脱水机4用1备,单机容量2600kgh,每天工作20h,另有投药设备3套。

    经离心脱水污泥,含水率约65,运往污泥填埋场处置。

    利用厂区围堤内空白地块作为污泥填埋场,厂内面积约27公顷,厂外约16公顷,厂内及厂外填埋场分别各划分为6个填埋区域,最大一个填埋区约55公顷,用土堤分隔,隔堤上修单行车道,便于运送污泥……

    经过地下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尾水水质可达到一级a的排放标准!

    再经过地上人工湿地系统的仿生态系统净化,可达到3类饮用水标准!

    预计每天可产生3类饮用水标准的尾水大约四千五百立方!ii

    关于地上人工湿地系统部分的设计,请鹏城水科院的教授来讲解!”顾汶说完准备下台,把讲台让给鹏城水科院。

    “等等!”余庆阳皱了一下眉头。

    刚刚关于污水处理的部分讲的不错,可是关于污泥处理的部分,却只是一个填埋了事。

    这个让余庆阳很不满意!

    目前国内在污水处理工艺上,基本上和国际水平相当,唯一欠缺的就是污水处理的商业化运营这一块,刚刚开始做试点。

    但是,在污泥处理上,已经不是落后可以形容的了。

    直接就是连起步都没有!

    “顾总,污泥处理这一块有些过于简单粗暴,关于污泥处理的研究可以提上日程了!”余庆阳叫住顾汶说道。ii

    “董事长,现在全世界在污泥处理这一块,基本都是采用掩埋法……”顾汶站住脚,听余庆阳说污泥处理的事情,开口解释道。

    “我不管世界其他国家如何,我只关心中国的污泥处理!

    白龙港二十公顷的闲职土地,能够掩埋多少污泥?

    按照设计污水处理能力,二十七公顷的填埋区,能够使用多久?”

    顾汶拿着计算机按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按照设计污水处理能力,预计2020年,就会把那二十七公顷的填埋区填满!”

    “2020年,也就是说距离今天只有十七年的时间!

    十七年之后怎么办?

    不要以为2020年距离我们很远,时光如逝,转眼就倒!ii

    十七年之后怎么办?

    再去让市政府征地用于填埋?

    顾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所以,我说,现在就要开始考虑污泥的处理工艺!”

    “董事长,污泥处理工艺,现在世界上主流就是填埋法……”

    “我知道世界的主流是填埋法,可是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

    那个国家的人口密度有中国大?

    那个国家的污水处理压力有中国大?

    咱们不能老是追着国外跑,国外的处理工艺不一定就适合国内!”说道这里,余庆阳的口气有些严厉了。

    他不是生气顾汶没有拿出可靠的污泥处理工艺,而是生气顾汶凡事都以美国,欧洲为范例的态度。ii

    国外的做法都是先进的,国外的做法都是对的。

    这何尝不是一种崇洋媚外?

    “董事长……”

    “我也不是要求你们现在就拿出污泥处理的方案来!

    只是告诉你们,要未雨绸缪!

    从现在开始,研究污泥处理的工艺!

    要做到污泥的无害化处理,可循环利用的处理。

    需要资金我可以给你们资金,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可以去招聘,或者让猎头公司去挖!”余庆阳直接拦住顾汶的话,铿锵有力的说道。

    “董事长,我们一定会认真研究,绝对不辜负董事长的期望!”顾汶被余庆阳堵住想要解释的话语,只能开口保证道。ii

    “哈哈,我期待你们的好消息!”余庆阳爽朗的笑道。

    “国内目前污水处理厂基本都是重水轻泥,对污水的处理相对重视,但是对污水处理产生的污泥却只是简单粗暴的掩埋了事。

    有的甚至直接倾倒进河里,湖里……

    给河水,湖水造成二次污染!

    须知,没有经过无害化处理的污泥本身就是一个大污染源!

    其他企业或者地方政府可以忽视污泥出来,可以重水轻泥。但是我们不可以!

    我们是污水处理行业的先行者,开拓者!

    我们要有勇挑重担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余庆阳这段时间可没有闲着,虽然一直都没出来,待在家里陪儿子。ii

    可是功课他从来没有落下,从国内外找来众多关于水处理的书籍,文章,报道来学习研究。

    随着深入的研究,余庆阳越发感觉,国内在污水处理行业欠缺的太多。

    比如对污泥的处理,国外已经开始通过焚烧对污泥进行减量处理,无害化处理。

    余庆阳之所以没有直接在会上提这一个办法,是因为他相信顾汶肯定会知道污泥焚烧法,同时余庆阳对污泥焚烧法也心存疑虑。

    焚烧法是不是会造成空气污染?

    焚烧法可以对污泥进行无害化和减量化处理,但是焚烧会不会产生大量有害气体?

    再一个,余庆阳不希望自己的话对顾汶他们造成束缚。ii

    顾汶等人都是眼界的精英,有着开阔的眼界和灵敏的思维。

    自己只需要提出要求,不需要多做什么指示。

    科学研究,不能多做指示,指示做多了,只会束缚他们的思路。

    “啪啪啪!”身旁响起一阵掌声。

    是和余庆阳一块听设计汇报的孙副市长。

    “余董说的太好了!余董这种社会责任心和历史使命感让人敬佩!”孙副市长一边鼓着掌一边称赞道。

    “孙市长,您过奖了!一家企业如果没有了社会责任心,没有了历史使命感,是不会长远的!

    即便因为时代潮流的原因,取得了一时的成功,同样也会被时代潮流抛弃,迅速倒闭!”余庆阳谦虚道。ii

    余庆阳之前说那些话,倒不是因为孙副市长在这里,余庆阳才会说之前那些听起来很冠冕堂皇的话。

    这些都是余庆阳心里真实的想法。

    接下来鹏城水科院的讲解更加精彩。

    地上人工湿地系统的设计是和江南园林设计院联合设计的。

    整个人工湿地系统就是一座巨大的江南园林。

    设计的非常美观,最起码看设计效果图是如此的。

    亭台水榭,小溪流,人工湖,假山上潺潺流水形成人工瀑布。

    效果图里甚至把湖里的养的锦鲤描绘了出来。

    只是,因为之前余庆阳的突然插话,后面的汇报虽然精彩,但是很多人都有些心不在焉。ii

    最起码卢老师和顾汶他们都有些心不在焉。

    都在思考着余庆阳之前提出来的问题。

    卢老师心里忍不住感慨,自己这个学生,心是真大!眼光前瞻性也是非常高!

    当国内其他水处理企业还在摸索前行,小心试探的时候,华禹水务已经迅速占领了几大重要城市。成为国内最大的污水处理企业。

    并且又进一步,把目光转向了其他水处理企业还都没有触及的污泥处理工艺研究上面。

    也同时为自己当初毅然接受余庆阳的邀请感到庆幸。

    也正是那一个电话的邀请,他的整个人生轨迹都发生了改变。

    亲自见证了国家水处理行业的发展,并且是亲身经历,参与了水处理行业的发展。ii

    “余董,我们同济大学在水处理方面还是很有研究的。

    这之前的白龙港污水处理厂就是他们参与设计的!

    你看,你那个污泥处理的研究,是不是让他们也参与进来?你们双方可以强强联合,争取尽快拿出切实可行的研究成果……”孙副市长也没有专心听汇报,而是小声和余庆阳商量着。

    孙副市长作为直辖市,经济之都的副市长,眼光还是有的。

    也许之前没有注意污泥处理方面的问题,但是在余庆阳提出来之后,孙副市长敏锐的意识到,污泥处理的研究刻不容缓。

    污泥处理的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然,就像余庆阳说的,花了大力气,花了大价钱治理了污水,结果回头污水产生的污泥又把水系给污染了。

    那可真成了笑话!

    殊不知,后世,孙副市长心里的这个笑话,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前脚治理,后脚污染,然后再治理,再污染,已经形成了一个循环。

    “孙市长,我们华禹水务设计院可是有不少同济大学的高材生!不仅有同济大学的高材生,还有北大,清华,中科院,复旦,武汉的高材生!

    我们公司一直都非常注重与大学的合作!”余庆阳小声笑道。

    “至于说和同济大学就污泥处理工艺这个项目进行联合研究,我们肯定是非常愿意的!

    还希望孙市长帮忙从中牵线搭桥,促成此事!”

    余庆阳一边表示自己公司有很多同济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一边又请孙副市长帮忙牵线搭桥。

    看似好像说了一堆废话,其实余庆阳的这堆废话,已经把供需关系给扭转了。

    从分管科教卫生的副市长的建议,指示,变成了余庆阳送给孙副市长的人情。

    余庆阳的话就是告诉孙副市长,我们华禹水务设计院不缺少科研力量,和这些大学也一直都有联系。

    但是,现在我把促成校企联合科研这块蛋糕送给你了,让你拿去,增加履历,增加政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