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山河盛宴 > 第两百四十一章 打你巴掌不嫌多!
    姚太尉只答了这一句,便又道“带走!”

    那高个子青年身后的士兵上前来,文臻上前一步,挡在路上。

    姚太尉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文臻,你什么意思!”

    “太尉请勿误会。”文臻压了压火气,依旧的笑容可掬,“收服长川的整个过程,太尉想必不太清楚。请太尉拨冗听我仔细说过,再……”

    “文臻!”姚太尉爆喝,“你以为这是生意场,可以讨价还价吗!听清楚,这是圣旨!”

    他身后,一个官员急忙道“太尉息怒。”又对文臻使眼色,“文别驾,你劳苦功高。但易家诸般行径,罪在不赦,这些处罚,是你们离京之后,朝廷便决议定了……”

    文臻认得这人算是单一令的门生,这是为她打圆场,听见他的解释,她的心沉了下去。

    长川易家在福寿膏事件中,几乎得罪了整个朝廷,会得到这样的反噬也不奇怪。

    这已经不是圣旨的问题,是整个福寿膏事件中遭受伤害和自尊受辱的群臣的报复,其中包括她的老师单一令。

    对易家的处置,严格来说也并不过分,前朝也有世家获罪,满门被斩,女子入教坊司。易家是皇后的母族,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所以性情冷厉的姚太尉暴怒,如果她再坚持,就是和整个朝廷做对,甚至会被怀疑和易家有勾连。

    她可以硬拦,向燕绥求救,但是这意味着燕绥要再次对上群臣,辛苦夺下长川的功劳也会被抹杀,他是皇子,遭受的怀疑和攻讦会更多!

    她甚至不能拿段夫人和易秀鼎屡次救护来求情,那会令怀疑更深,一旦她和燕绥陷身攻讦,段夫人她们就死定了。

    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可她不能拖累燕绥!

    这不是有人在针对她和燕绥,却是她和燕绥至今遇见的最为难的局面。

    冬日寒雪中,文臻怔怔而立,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姚太尉看她神情,皱了皱眉,不赞同地道“文别驾,你此来长川,功劳不小。回朝后论功行赏,也当在前列。切莫妇人之仁,更勿和这些罪臣家眷纠缠不清。”

    那高个子青年嗤笑一声,轻声道“女人啊,就是婆婆妈妈。”

    又有人道“文大人如此牵念不舍,莫非别有隐情?”

    身后脚步轻响,易秀鼎忽然走了出来。

    她淡淡道“文别驾,当初你用尽心思,借我等之力潜入易家,为了取信我等,是说过要保我等性命。但你最终将长川搅了个天翻地覆,杀尽我等亲人,已是我易家上下不共戴天的仇人,又何必遵守当初那个虚伪的誓言?便是你假惺惺要遵守,我也不想领你这个情。”她看着文臻眼睛,一字一顿地道,“因为我但逃得性命,一定会杀了你。”

    文臻看着她波澜不起的眸子,只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段夫人没动,站在门槛上平静地道“既如此,容老身收拾几本书。”

    平云夫人仿佛此时才反应过来,惊喊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还要对我们下手!文臻!文别驾!你和他们说,我们不是罪臣家眷,我们是有功的!我们暗中帮助朝廷拨乱反正!你答应过我要保我的我女儿性命的……”她眼泪忽然滚滚而下,尖声哭道,“囡囡啊……囡囡啊……”

    她一直抱着的孩子被吵醒,用自己那颗变形的头颅贴了贴她的脸,平云夫人哭得更凶了。

    那个高个子青年笑了一声,道“好吵。”又皱眉道,“哪来的怪物!”再对自己的手下一摆头,“拿下,阻拦者格杀勿论。”

    当下便有士兵拿了锁链上前,要绕过一动不动的文臻,文臻伸手一拦。

    她此刻正在思索能缓解此刻局面又不造成任何隐患的方法,拦人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那士兵却是个悍的,又素来只听自己主子的话,看文臻拦他,眼神一厉,手中锁链哗啦一声,当头就对文臻抽了下来。

    姚太尉大惊,大喝“住手!”

    但这手已经住不了了。

    而文臻还在走神,更没想到这士兵居然敢对她动手,等到惊觉抬头,就看见一片沉重的黑影压下来。

    她百忙中错步扭身,让开了头脸,却眼看手臂已经躲不开。

    忽然霍霍声响,一道细长的黑影猛地搭在了那锁链上,一抖一弹,哗啦一声,锁链倒弹而起,稀里哗啦砸在了那士兵的脸上,那人惨叫一声,脸上瞬间便开了酱油铺。

    文臻抬脚便将他踹了出去,那人撞在墙上重重一声,那高个子青年怒道“你!”

    文臻抬头盯着他,目光相撞,高个子青年窒了一窒。

    一阵风过,易人离带着一身风雪卷了近来,还没到就怒声嚷嚷道“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里对文臻动手?”一边顺手抽回他的长鞭,一边大声对文臻道“发生什么事了!听说有人来抢功了?还真他娘的心急啊这是,晓不晓得外头刚才差点出了事,一个逃跑的重病的易家子弟灌了一瓶自己身上的脓水要投放在城里的水源,好险被我给夺下来了……”

    易人离虽然看见了那一幕,却没当回事,想着大概是哪个没搞清楚情况的傻子,踢死了算完,他急于向文臻报告方才城内发生的险情,顺便也有提醒大家先别争功共同御外的意思,不防他正说着,忽然身后风声猛烈,与此同时文臻猛地将他一推,道“小心!”

    易人离反应也快,一个跟斗翻出一丈,落回雪地一回头,看见那高个子青年不知何时已经下马,正转着手腕,一脸冷笑地看着他。

    易人离的眉头竖起,油滑气质中忽然便生了戾气,“好哇!”

    他上前便要动手,顿时一群士兵涌上,将那高个子青年团团护住,那人负手立着,微带浅淡的笑容,道“易人离?易家子弟,也敢这么嚣张?”又转头问姚太尉,“太尉,方才旨意中,可有对这位易家少爷的特赦?”

    姚太尉皱起眉头,他很清楚易人离和其余易家人不一样,但是问题是当时讨论对易家的处置时,很多人忘记了这个例外,便是有人记起,也懒得提醒,反正又不是他们的命。

    旨意没提,后头就需要燕绥单独向陛下提请特赦,但毕竟还没提请,祖少宁这么一问,还真不好回答。

    这位祖少宁,原是东堂名将封家的养子,封家犯事后,祖少宁接了封家的陷阵营,向来有志超越东堂神将林擎,常年驻守在内陆,这次是准备和边军例行换防,顺便护送姚太尉来传旨的。

    据说这位承封家养育之恩,又得封家以女儿相许的有为青年,在封家败落后迅速撇清关系,为表划清界限,甚至亲自担任监斩官。

    这位当年在封家事件中,曾经险些被宜王殿下一刀斩了,是陛下亲自发话才留了性命,也因此和林擎那一系关系向来不和。

    姚太尉一犹豫,祖少宁便笑了,易人离则再次吊起了眉毛,“什么意思?什么旨意?”

    文臻没有理他,直接看向姚太尉。

    “太尉!你难道连易人离也要算在死亡名单上吗?!”

    姚太尉还没说话,祖少宁接了话。

    “为什么不能算?”他高高挑起眉毛,顺手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我们接到探子密报,称易人离亲信阳南岳,正秘密和十八部族残余联络。长川已经收归朝廷,十八部族也将迁入城中成为我皇子民,你易人离一个易家人,在这种时候还在交联结党,用心何在?”

    易人离茫然道“什么联络?什么结党?你放你娘的什么屁?”他没再理祖少宁,转头对文臻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燕绥一副整天谁都看不上的死样子了,这官场怎么比易家还恶心?”

    祖少宁眉毛一敛,却没看他,只对身后兵士摆了摆头。

    文臻转头吩咐了身后丫鬟几句,采云采桑匆匆离开。

    陷阵营的士兵扑向易人离,易人离长鞭在空中噼啪一甩如闪电,割裂空气声里祖少宁道“易人离,你想清楚,本来你还有微功,说不定还能求免个死罪,这一动手,你最后的机会也没了。”

    易人离回答他一声呸。

    一只手按上易人离的鞭子,易人离转头诧异地看文臻,文臻扬眉看着祖少宁和姚太尉“收归长川,易人离功不可没。方才他说的话您也听见了,若不是他,此刻长川就要有一场瘟疫!更不要说之前易家大院潜伏多亏他地图,交结底层仆役,传递信息,易家长老堂的候选人也是他出手杀的,他虽是易家子弟,但是早早弃暗投明,当初正宗易家继承人他没做,现在怎么会和其余人勾连再图谋不轨?就他这些功劳,不说封赏,还不够抵他出身的罪?如果他这样的明白人都会被处置,那么以后还有谁敢再相信朝廷?”

    姚太尉微微变色,祖少宁却平静地道“人心易变。何况你和易人离关系匪浅,你说的再多,都不足以为证。”

    “他的功不够抵他的出身原罪和他的嫌疑是吧?”文臻道,“好,那么加上我的呢?”

    她讥讽一笑“你总不能说我的功劳也都是谁编的吧?”

    祖少宁嗤笑“怎么,你要拿你的微功,去换易人离的性命吗?”

    文臻摇头,“不止。还要换我身后的女子们。”

    祖少宁怔了怔,大笑,随即猛收,换了冷峭的表情,“文别驾,你还真是狂妄。先不说收服长川本就是你的职责,到底算不算功劳还是两说。便算是一点微功,那也是陛下洪福齐天,殿下智慧无双,你躬逢其盛,做一点分内事罢了。陛下赏你,那是陛下恩典,你只管磕头领受便好,还想以此讨价还价?为人臣子的,可千万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姚太尉也皱眉,道“文臻。功劳归功劳,罪人归罪人,你不要混为一谈。更不要试图拿陛下恩典交换什么。这不是为臣之道!”

    祖少宁讥诮地道“一点微功,换数个大逆之人性命,倒打得好算盘!”

    “那加上我的呢?”

    突如其来的女声令祖少宁一怔,回头一看,不知何时,厉家兄妹,林飞白周沅芷以及护卫们都到了。众人排排往文臻身后一站,团团护住了她。

    说话的是厉笑,她和她家的葫芦娃们都一脸匆忙,厉以书手里还拿着账本。

    厉笑拦住了要咆哮的哥哥们,对祖少宁声音清晰地道“厉家子弟参与此次长川收归事宜,也略有微功,并与易人离并肩作战,可为他一切行为担保。”

    她一边说话,一边顺手把易人离的鞭子收走了。

    易人离“……”

    祖少宁眉毛一扬,还没说话,厉笑眉头一扬,道“怎么?你说文别驾一个人不能换这许多人性命。那我们厉家八个人的功劳,总该能保得下一个易人离吧?”

    祖少宁怒道“功劳不是这么算的!你们把陛下的恩典当成了什么?集市买菜的添头吗?”

    “咦,一开始这么算的不就是你吗?”文臻一笑。

    祖少宁一窒。

    “还有我。”林飞白终于开口,眼睛沉沉地压在眉毛下,盯着祖少宁,“我与我父的功劳,够不够为那几个女子作保?

    周沅芷立即很夫唱妇随地接口道“至于小女子和家父,那点微功,自然是不足以担保什么的。所以小女子只想请太尉和祖统领消消气,切莫伤了彼此的和气。”

    若不是此刻剑拔弩张,文臻险些要笑出来。

    厉笑和周沅芷真是太可了。

    厉笑头脑清晰冷静,周沅芷善于以柔克刚,她知道方才一人一句祖少宁已经被怼得够了,就不必再火上浇油,但她那一句,明摆着还是威胁。

    想清楚,要不要同时得罪这么多势力雄厚的世家。

    姚太尉脸色很难看,但明显已经在思考,想了一阵,慢慢道“既然如此——”祖少宁忽然道“太尉!”不等姚太尉回答,便冷声道“请诸位明白,功劳归功劳!处置易家归易家!没谁允许你们拿功劳换赦免!更何况这功劳还没给你们结算呢!今日在下领的职责,便是将这些罪人收监,余者一概不管!诸位要想救人,那就赶紧写折子去天京和陛下要恩典去!来人,拿下易家余孽!”

    旗手卫没动,他手下陷阵营轰然一声,水流般上前来。他怕士兵再次被阻拦,自己也下马,大步上前,就要拨开正中间的文臻。

    众人都在看文臻,文臻似乎在思索什么,眼看祖少宁的手已经要碰到她肩膀,林飞白第一个按捺不住就要动作,周沅芷却在此时忽然歪了一下,鞋子踩在林飞白的脚上。

    林飞白一瞬间脸都扭曲了。

    绣花鞋的鞋底为什么会这么硬!

    他慢了一步,祖少宁便没人阻挡,手落在文臻肩上,众人脸色一变。

    祖少宁脸色也一变。

    他忽然发现,手被黏住了!

    祖少宁大惊,下意识用力拔手,这一拔,顿时带得文臻身体向他怀里栽,随即祖少宁手一轻,他正心中一松,却听文臻怒道“祖少宁你做什么!”

    祖少宁这才发现文臻给他这一拔拔得向自己怀中跌来,心道不好,正要伸手去扶,忽听砰地一声闷响,小腹剧痛,像是内脏在瞬间被砸烂,整个人又像被一股巨力拽起,猛地向后飞去,再噗地一声,摔在一尺深的雪中,将雪地砸出一个人坑。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在众人看来,就是祖少宁忽然把文臻向他怀里拉,文臻便给了他一拳。

    一拳之后,文臻还不罢休,飞身蹿起,跳到祖少宁身上,一把勒住他喉咙,将他半身拎起,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既然你说我的微功不能换谁的命,打你这贱人总够抵了吧?来来来,我们算算,一巴掌抵一功,看看能给你多少掌!”

    “啪!”

    “我揭穿西川易铭身份使易家陷入内乱不能插手长川内务,算一巴!”

    “啪!”

    “我攻心逼走唐羡之,避免身份被唐羡之向段夫人揭穿,算一巴!”

    “啪!”

    “我冒险潜伏易家大院,配合殿下套取多方情报,算一巴!”

    “啪”

    “我重伤唐慕之,揪出韩芳音,将背后作祟的人解决,算一巴!”

    “啪!”

    “我骗走易修年的令牌,拿到巨额款项准备填充国库,并成功散布流言,使长川百姓心生畏惧,难起抵抗之心,算你一巴不多!”

    “啪。”

    “我给长老堂两位候选人诗词,使他们能上求文长老的二楼,铲除候选扫清障碍的同时也成功挑拨长老们陷入混战,这该能算两巴的,打个五折,算一巴!”

    “啪啪!”

    “我给平云夫人女儿研制解药,因此得她许诺相助,丹崖居帮我们分散守卫,最终杀了易勒石,这大功算一巴我太亏,算你俩!”

    ……

    “啪啪啪啪啪。”

    一时间天地只回荡清脆巴掌之声。

    文臻出手又快又狠,语速也极快,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她一连串巴掌已经把祖少宁扇成了猪头。

    姚太尉目瞪口呆,抖索着手指着文臻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往日在朝堂只见过文臻甜蜜糖儿的模样,还以为这姑娘天生柔软狡猾不会生气不会动粗的呢!

    这啪啪啪啪也似乎一声声扇在他脸上,以至于他第一直觉要怒喝,竟然被吓住了没敢喝,感觉好像一出声,那狞恶的巴掌就会换他来受。

    然而一声声听下去,他又有些感喟,潜伏易家翻覆易家说来简单,却其实步步惊心。

    好容易文臻稍稍一停,他刚要说话,文臻转转手腕,忽然一笑道“本来不想算那件功勋的,那是我自愿的不该拿来算功劳,但功劳还没完全抵消我不过瘾,只好委屈你继续受了。”

    她抬手。

    啪啪啪啪又一阵疾风暴雨般的巴掌。

    姚太尉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他颤颤巍巍,喘息地问“你……你这又是为何……”

    “我在唐家和易家的联合追杀下救了殿下!没有殿下就没有长川的回归!这才是大功!这功我不要谁嘉奖我,就求多扇他几下!”文臻笑眯眯地道,“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在敌营虎穴打生打死,好不容易拿下了这么个艰巨的任务,居然还有人揣测我们,怀疑我们,迫不及待地跑来接收战果,还想趁机整死我们,陛下肯定不会让臣子寒心,自然都是这些嫉贤妒能的小人作祟,我怎么能允许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佞臣继续留在陛下身边蹦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