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嘉红抱着那一大堆材料回到修仙世界里。出现在她眼前的光线微暗、看着有点像是地道的环境。

    段嘉红仔细看,确定这里是她以前闭关的地方。她先感受一下周围的灵力——她陷入了留下来修炼和拿到东西后就离开的天人交战中。

    好不容易等她艰难摆脱这种思想,决定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她先放下材料,盘腿闭眼进入修炼中。

    想要给自己炼一个未来世界的通讯器,需要的结构和材料她都已经了解清楚、并且准备完成。接下来需要的就是把通讯器的外形炼成。

    炼制通讯器跟炼制法器差不多,作为第一仙门的掌门弟子段嘉红曾经接触过炼器方面的知识。正如她的师傅所说——不需要她完全学会炼器,但至少基本知识要懂,防止哪天沦落街头却因只会修仙而惨遭饿死。

    真要沦落街头了,起码她能炼器维生,联系宗门。

    她特意回到修仙世界,除去她想用在小王哥身上的“投资”在修仙世界里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炼通讯器需要一个灵力充沛的地方。

    段嘉红还没学会如何制造通讯器,但炼器她是会点皮毛的。

    只是她刚开始修炼,还未引灵气入体,就听到外头传来的吵闹声。

    声音还越来越近。

    段嘉红竖耳听了会,眉头一皱。

    听这声音,来人像是她那位掌门师傅?

    “里头的人给本座听好了,这是本座座下首徒的洞府,你快滚出来,别玷污了我徒的地方!”

    声音中气十足,看起来在她离开之后,师傅过得不错。

    段嘉红起身拍拍屁股,大大方方往外走。

    这位师傅除去坚持“掌门人必须是男子”外,平日里对她倒是不错。毕竟师弟还年幼,修为很一般,日后少不得需要这位大师姐帮衬。

    段嘉红上位仙主后,师傅为了撇清关系,不让沧澜仙门名声再创新低,否认了他们的师徒关系,坚称早已断绝师徒关系。

    她倒是没想到今天还能听到师傅这样关切的话语。

    段嘉红心里有一丝感动。她出来后,看到师傅以及他带来的众弟子,段嘉红先说:“师傅,是我。”

    师傅上下打量她,随后冷笑起来:“胡言乱语!我徒去世近百年,岂是你这等小贼可以以假乱真的?来人,给本座拿下这妖女!”

    段嘉红眉头一跳,她也冷笑起来:“不知你敢不敢跟我去和魔道至尊对质,师傅可能认不出徒儿,魔道至尊可不敢不认让他当初俯首称臣的仙主!”

    沧澜掌门果然迟疑了下。他身后有声音传出:“掌门莫要被这妖女花言巧语欺骗!依弟子看,这妖女怕是魔尊的入幕之宾,魔尊必然是向着她!”

    沧澜掌门坚定下来。他正要说话,就见段嘉红忽然消失了。

    沧澜弟子冲上去,将这处洞穴里里外外翻找一遍,均无功而返

    “这妖女果然在骗本座!”沧澜掌门气怒跺脚道。

    段嘉红回到未来世界里,她摸摸黑痣,再进入修仙世界中时,她的落脚点变了——

    眼前人山人海,黑衣白衣交集,段嘉红竟是赶上了沧澜掌门带人找上魔道至尊的宫殿讨要说法!

    她忽然现身魔道至尊身边,吓了众人一跳。魔道至尊小心翼翼观察这个忽然出现的女子,感应一下对方身上的气息,顿时面露惊异。

    “诸位道友都看到了!这妖女突然出现,还站在魔尊那边……”沧澜掌门迅速回神,大声说。

    魔尊忽然说:“这位是仙主。”他特地用了功力,因此他的声音盖住了沧澜掌门的声音。

    “什么?……”

    现场果然一阵哗然。谁人不知当年魔道至尊能逃出仙主魔掌,是因为他是个美貌的小白脸。遥想当年仙主刚刚打下魔道时,曾多次召见魔尊关门密谈。后来仙主收服正魔两道,魔道唯一存活的高修为者,仅有这魔尊一人!

    现在魔尊说这人是仙主,那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

    段嘉红递给魔尊一个你很识相的眼神,她清清嗓子,现场吵闹声渐息。

    段嘉红说:“本座已经飞升,今日小有感悟,得以重返此界,目前还在摸索中。”

    “仙主实力确实不如从前?”有大胆的修仙者拱手谨慎问道。

    段嘉红淡淡一笑:“此界经不起本座往返,本座只好分出分身,自降实力才得以进出。”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段嘉红看到有人满脸的跃跃欲试,有人则悄悄后退几步。

    不管她此话真假,那些年段嘉红带给修仙世界的恐惧,并没有随着她的莫名消失而减退。

    今日再见段嘉红,深深唤起了他们沉淀许久的记忆,带出那份伴随着记忆的恐惧。

    一个实力大减的仙主,或许,他们可以……

    魔尊说:“诸位不如随意?本尊和仙主有话要说。”

    段嘉红瞥他一眼,紧接着也说了相同意思的话。

    沧澜掌门离去前,看着段嘉红多次欲言又止,段嘉红装作没看到。她有预感,接下来恐怕事情走向不是很好,沧澜掌门留下来很可能会送人头。

    魔尊挥退左右,他跟段嘉红并肩走在这魔宫里。

    “当年仙主不告而别,我还以为是仙主出了什么不测呢。没想到仙主原来是飞升了。”魔尊语气颇为感慨说。

    段嘉红并不介意他的试探,随口就说:“谁知道这破世界还真能飞升呢。”一副本座不过随便试试没想到真飞升了的口吻。

    魔尊笑笑,他说:“仙主忽然回来,可是飞升之后出了什么事?——呵呵,属下不才,愿为仙主效劳。仙主仁慈,若愿意带我等一同飞升,那就更好不过了。”

    你个狗比儿子,分明只是想探听虚实,顺便听听本座的笑话!段嘉红心里骂完魔尊,嘴上张口就来:“本座是回来拿东西的。飞升之后确实遇到不少难题,你知道的,在一个陌生地方从头开始培养手下或许是一个挑战。可本座向来没什么耐性,现在也很着急,正在积极寻找机会将你们一并带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