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是白切黑 > 第900章 互相感谢(大结局)
    夏云姝看一眼安琳递过来的礼盒,扫向站在安琳身侧的夏源和夏洛,淡定收回视线,微笑抬手接过:“多谢,安琳公主费心了。”

    还是不愿改口。

    安琳都习惯了。

    “一件小礼物,不费什么心。”

    安琳说着,接过夏洛手里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个文件夹。

    “这是你爸和你小叔给你准备的嫁妆,我放在这里了,你签好字再给我。你只需要签字,其他不用管,往后这些也不用你费心。”

    直接把文件夹放在夏云姝面前的梳妆台,丢下一句:“云姝,你今天真漂亮。”都不给夏云姝反应的机会,拽着夏源和夏洛就走了。

    看得化妆间里的钟潇潇姜彤和祁玥三人面面相觑。

    他们现在都学会强赛这一招了?

    看着夹了不少文件的文件夹,祁玥和姜彤对视一眼,姜彤出声问:“云姝,这个……怎么处理?”

    夏云姝目光落在文件夹上,顿了几秒,她说:“先放着吧。”

    姜彤就把文件夹拿了起来。

    “那我先收着,婚礼过后再给你。”婚礼人多眼杂,这些文件还是别乱放的好。

    “嗯。”

    对祁玥说:“玥玥帮我去门口接一下同学,我邀请了室友。”

    “好,我这就去。”

    难得见夏云姝邀请朋友,祁玥也格外热情。

    婚礼就在祁家老宅举办。

    根据夏云姝给的地址来到祁家老宅大门口,看到停靠着的一排排豪车和前方挂满红绸的大宅,夏云姝的三个室友都有点回不过神。

    “确定我们没有来错地方?”

    “看这大宅的布置以及来往这么多车辆,我们应该没有来错。”

    “所以云姝这是嫁入某个世家豪门了吗?”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你看那门上的匾额上写着什么。”

    “祁家大宅?祁家?!”

    女生惊呆了。

    她们虽然不是禹城本地人,可也在禹城上了一年的大学,对于禹城第一世家祁家自然是如雷贯耳。

    “可我听说祁家年轻一辈里就只有祁家那位当家人和祁家的一位小姐,云姝的未婚夫不会就是传闻中祁家的那位当家人吧?”

    几人惊叹间,前方突然传来一道笑声:“可不就是传闻中祁家的那位当家人么?除了他,别人还配不上我姝姐呢。”

    正是出来接人的祁玥。

    “几位,欢迎,姝姐让我来接你们。”

    “祁玥……祁?!你和祁家……”

    “这就是我家,姝姐的新婚丈夫就是我哥,意外吧?”

    三人一致无言。

    确实很意外。

    “请进,婚礼还没有开始,姝姐在化妆准备呢,我带你们去找她。”

    “找她就不用了,让她好好准备吧,我们去现场找个位置坐着等美美的新娘出场就行。只是祁玥,我看婚宴弄得很盛大,我们打扮得这么随意,不会给云姝丢人吧?”

    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婚宴,早知道就去借件礼服穿得正式些了。

    “怎么会丢人?我姝姐除了我们几个关系稍微好一些的朋友,可就只邀请了你们,你们的请帖都是我姝姐亲手写的呢,你们作为今天为数不多的女方来宾之一,就是座上宾,别说你们都穿得很干净漂亮,就是裹着麻袋,也没人敢怠慢你们。”

    祁玥的话让她们唏嘘。

    她们和祁玥也算熟悉了,知道她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一个女生试探着问:“祁玥,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更像娘家人?云姝不是嫁给你哥吗?”

    “嘿嘿,我可不就是娘家人嘛。”

    “瞧你那傻样。”季辞从大宅里出来,恰听到祁玥这句话,笑骂。

    “你才傻呢!你不在里面帮忙招呼宾客,出来做什么?”祁玥说着,看到了落后季辞一步出来的君越:“越哥怎么也出来了?”

    夏云姝的三个室友都惊呆了。

    这是影帝君越?!

    “有客到访,出门迎接。”这话不是季辞也不是君越接的,而是紧随着君越出来的姚绪。

    “什么客人面子这么大,居然要你们一起出来迎接。”祁玥诧异地环视四下,没看到什么特别的客人。

    突然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来。

    举目望去,至少有三十辆车!

    季辞说:“瞧,这不就来了。”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们都出来迎接了,这阵仗不知道还以为是来抢亲的呢!是该慎重对待!”

    “祁玥,这……”站在祁玥身后的三个女生被这一幕惊呆了。

    这一排车停下,从车上下来乌压压一片黑西服戴着墨镜的人,一个个看着都不像善茬。

    祁玥对她们安抚一笑:“没事,不用担心,他们再大的阵仗在禹城这个地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季辞,那是君越,君越你们应该认识,还有这位是姚绪,姚家大少,我哥的亲表哥。”

    “这三位是姝姐的室友,姝姐亲自邀来参加婚礼的。”

    “云姝的朋友啊,你们好。”季辞笑着打招呼。

    君越也温和一笑,点了下头:“你们好,云姝朋友不多,谢谢你们能来参加她的婚礼。”

    “不、不客气。”三人异口同声。

    天啊,不会连君影帝都是云姝的娘家人吧!

    还不及她们惊叹,那乌压压的黑衣人就让开了一条道,有一人走了出来。

    一身白色西装,笑容邪肆张扬。

    “这么大阵仗迎接我啊,真是受宠若惊。”

    “不及莫家主阵仗大。”季辞说。

    君越看着莫执,直言:“不知莫家主这是何意?”

    “莫家主,今天是阿景和夏小姐大婚,我不希望在这样的日子里大家闹得太难看。”姚绪扶了扶镜框说。

    “都这么紧张做什么?本家主又不是来抢亲的。不过是想着夏小姐娘家人不多,来给她撑撑场面,以免祁景觉得夏小姐身后无人,随意欺负了她。”

    “什么叫做我老大身后无人?莫家主说这话,将我们这些人置于何地?”君流也闻讯赶来。

    祁玥也说:“莫家主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我哥,是不是不太妥?我哥若是对姝姐不好,你觉得我们这些人会放心让姝姐嫁给他吗?谁都知道我哥把姝姐当眼珠子一样护着,他们以后的日子会和和美美,就不劳莫家主操心了!”

    莫执看他们一眼,说:“瞧你们一个个哪有一点一方人物的样子,一点都沉不住气。我就是来撑撑场面,哪有娘家人嫌弃给新娘子撑场面的人多的?我要真想抢亲,会等到婚礼当天?”

    “谁知道呢,毕竟之前就算莫家主想抢,有我哥在,你也不可能做到,说不定你刚踏足禹城就被我哥察觉了。”祁玥说。

    “这倒是实话,不过……”

    莫执勾唇笑得张扬:“如果我莫执真想抢人,哪怕是在祁景的地界上,我也未必毫无办法;就算抢不到,给祁景制造制造麻烦还是可以的,可我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吗?你们至于像防贼一样防着我?”

    这一年多以来,莫执确实很安分。

    “既然不想被人像防贼一样防着,莫家主做什么要弄出这样的阵仗来引人误会?”祁玥很是无语。

    “我不是说了么,是给夏小姐撑场面来的。”

    “也就是你们一惊一乍的,学学祁景和夏小姐的淡定吧,我要真想做什么,你们觉得就祁景那性子会到现在都还不露面?”

    祁玥心想也是。

    就她哥那性子,如果莫执真要来闹事,他哥怕是早就出来将人打发走了,又怎么会容许莫执闹到姝姐面前去呢。

    但想是这么想,气势是不能弱的。

    于是她说:“那是因为有我们在,我哥和姝姐相信我们能把这点小麻烦处理好,根本不用他们亲自出马!”

    “既然莫家主是来恭贺新婚的,那就请进吧。”君越退开半步让开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说完,莫执朝后招了下手。

    立刻有八个人分别抱着一个精致的木盒上前。

    “这是我给夏小姐准备的新婚贺礼。”

    单看盒子的成色就知道这些贺礼不会简单,谁都没有发话,齐齐看向君越,等着他拿主意。

    君越还没有出声,不远处又传来响动。

    原来这将近三十辆的车有三辆是风尧的。

    他领了几个抱着类似木盒的人过来。

    有六个木盒。

    “我的不是贺礼,是嫁妆,如果夏小姐知道是我给的东西,会愿意收的,还请君越先生先代为收下。”

    比起莫执,风尧的态度好了很多。但性情摆在那里,他说这话时,语气还是很冷。

    见莫执准备的是八个礼盒,而他准备的是六个,风尧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有点后悔。

    早知道就多准备一点了。

    他也是怕准备太多阿七姐不愿收,斟酌很久才挑出来的六件礼物。

    君越看着他们,说:“既是给云姝的贺礼,我理当先问问云姝的意见,二位稍等。”

    拿出手机给夏云姝拨去电话。

    转身小声去询问。

    约莫两分钟,他回来了。

    “礼物我先代云姝收下,也代她向二位说声谢谢。”君越说着招了下手,后面就上来几个人去接礼物。

    “二位里面请。”

    “我就不进去了。”莫执突然说。

    一句话引去所有人的注意力,连风尧都疑惑地看他。

    莫执却没有多解释,单手插兜,笑容依旧带着几分邪气的站在原地不动。

    盯着他看了半晌,君越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强求,再次代云姝感谢莫家主送的贺礼。”

    对还盯着莫执看的风尧点了下头说:“风先生里面请。”

    风尧神色复杂的看莫执一眼,举步走进祁家大宅。

    见祁玥也跟着进去,夏云姝的三个室友忙跟上。

    她们不蠢,这个什么莫家主的多半是云姝的追求者。不说其他,就说长相气质,妥妥的优质男。

    不用想也知道,云姝的新婚丈夫一定很优秀。

    当祁景出现在她们视线中,她们都不由在心里惊叹,果然很优秀!

    不说那冷清的气质慑人的气场,就说那长相,也绝对是一流。

    “那边那个就是我哥,即将娶我姝姐的人。”

    三人连连点头:“看出来了。”

    全场就他最绝,而且他西装上还别了新郎身份标志的花。

    “祁玥,你哥看起来很年轻啊!”

    “当然年轻,才二十四岁不到呢,他接手祁家的时候才二十一岁,怎么样,我哥够优质吧?是不是和我姝姐很般配?”

    “是很般配。”同学兼室友一年,夏云姝有多优秀她们有目共睹。

    只是这位传闻中祁家的当家人竟才二十四岁不到。

    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啊!

    “我先带你们过去坐下吧,你们的位置在女方宾客区,待会儿我会和你们坐一起,所以都不用紧张。”

    她们都顾不得问祁玥为什么坐女方宾客区了,一路走来看到太多只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大人物,她们确实很紧张。

    “我先介绍几个人给你们认识,都是同龄人。”

    祁玥带她们过去,孙淼赵盼盼和褚展都在那边坐着。

    “这几位是姝姐的高中同学,孙淼,这三位是姝姐的大学室友,你们帮忙照顾着点,我去找姝姐了。”

    孙淼拍拍胸脯保证:“云姝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的!”

    高中毕业后,他们三人都没有留在禹城读大学,这次是专程请假回来参加夏云姝的婚礼,所以他们并不认识夏云姝的室友。

    相互介绍认识后,就坐到了一起闲聊。

    而祁家大宅外,莫执身后的黑衣人齐整站着,莫执就站在一众人最前,也没有离开,就盯着祁家大宅的大门看。

    这气势,后来的宾客看到都被吓得不轻,同时也疑惑他的身份。

    直到蒙斐然的车到了,看到了莫执并认出了他。

    “斐然,看什么呢?认识吗?”赵彦北是和蒙斐然一道来的。

    除此,蒙斐然的好朋友付云菲也在。

    “斐然,你是在看那边那个帅哥吗?那个人我好像见过,在夏小姐和祁少的订婚宴上。他这是在做什么?不进去吗?”

    蒙斐然摇摇头:“不知道。”

    迟疑一下说:“我与那位先生有过一面之缘,我过去打声招呼,你们等等我。”

    “斐然!”赵彦北不赞同,主要是莫执的气质太古怪,单是这么看着都给人一种莫名的危险感。

    但蒙斐然还是去了。

    赵彦北只好跟过去。

    “那、那个,莫先生,您好。”

    莫执正盯着祁家大门出神,突然听到声音,看过去。

    一个陌生女人。

    “你是?”语气很冷,眼神也很骇人。

    蒙斐然被吓得一抖,勉强一笑:“我、我是蒙斐然,此前和莫先生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找过莫先生帮忙。”

    莫执恍然:“哦,原来是你啊。”

    “说来,还是因你的缘故我才得遇故人,了了我再见故人一面的心愿,我还欠你一份人情呢。”

    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蒙斐然还是连连摆手说:“不不不,您没有欠我什么,反倒是我之前冒昧找您帮忙。”

    “说是欠你人情就是欠你人情。”

    蒙斐然:“……”

    “我听说蒙小姐一直在找你失踪的哥哥?”

    蒙斐然诧异看他,神色间有点激动:“是的,我一直在找我哥,找了一年多了,始终没有他半点消息,莫先生您是、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能否告诉我?”

    “不用找了,他死了。”

    蒙斐然身形一晃,面色煞白:“死、死了?”

    “对啊,死了。为别人做事,主仆反目,死了。将这个消息告诉蒙小姐,只是想还了欠蒙小姐的人情,现在还清了,蒙小姐请自便。”

    见蒙斐然还紧紧盯着他。

    莫执皱了下眉,已是不悦。

    蒙斐然看出来了,忙说:“多、多谢莫先生告知。”

    “虽然很冒昧,但我还是想问一问莫先生,我哥他是被人害死的,还是……他也做了不好的事,所以……”

    “如果不方便告知,莫先生可以当我没问。”

    “不必问得那么委婉,你哥就是自作自受。”

    是怎么进的祁家大宅蒙斐然都不清楚,直到坐在席位上,她整个人都还是恍惚的。

    她哥失踪那么久,其实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她哥是自作自受以致于丧命。可她也清楚,莫执没有必要骗她。

    “斐然,你还好吧?”付云菲担忧问。

    她和赵彦北都听到了莫执对蒙斐然说的话。

    蒙斐然努力挤出一抹笑:“没事,观礼吧,婚礼快开始了。”

    几分钟后,大门推开。

    逆光中,穿着婚纱的新娘子挽着一人的手臂走进礼堂。

    新郎就站在对面。

    “咦!盼盼,不是说你爸去送云姝吗?怎么换人了?”

    赵盼盼的父亲是夏云姝名义上的舅舅,这一年多一直在接受季辞的治疗,已经能勉强站起来走几分钟,原定是夏云姝挽着他走向祁景。

    赵盼盼见不是她父亲,不仅没有不悦,反而唇角勾出一抹细微的笑:“那是云姝的亲生父亲。”

    “啊?你说云姝挽着的是……”

    孙淼惊讶地捂住嘴巴,没有再说下去。

    祁景站在那里,看着穿着婚纱的姑娘一步步朝他走来。

    她挽着夏源的手臂,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容。

    笑容仿若初见时,又好似有点不一样。

    初见时,他怎么会觉得她长得不美呢?她明明那么美,美到把他迷得都快神魂颠倒了。

    她一身婚纱走过来,他的眼里除了她,再看不到任何人。

    不用等她走向他,他举步朝她去,三步并作两步走,脚步飞快。

    看得夏云姝失笑:“干嘛这么急,我又不会跑了。”

    由夏源握着她的手放到祁景伸过来的手中。

    “你是不会跑,是我等不及要将你娶进门。”祁景将她的手握紧,对夏源微微鞠了个躬。

    “云姝就交给你了。”

    “夏叔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夏源一顿,说:“好。”

    牵着夏云姝转身朝司仪那边走时,祁景小声问她:“怎么突然换人了?不是定了舅舅?”

    这个舅舅指夏云姝名义上的舅舅梁玦。

    “不想被人说闲话呗。”

    祁景自然不信她的话。

    她可不是那种会怕被人说闲话就委屈自己的人,无非就是她内心里始终在意着夏源这个父亲,顾虑着夏源罢了。

    她总是这样自觉很冷血很无情,实际上她比谁都心软又重情义。

    司仪宣读誓词,两人交换戒指。

    新郎亲吻新娘。

    很轻柔很虔诚的一吻。

    “姝姝。”

    “嗯?”

    “谢谢你一开始愿意住进锦园。”

    夏云姝笑着眨巴下眼睛,俏皮道:“也谢谢哥哥当初没有把我赶出锦园。”

    两人对视,都低低地笑了。

    (全文完)

    ------题外话------

    突如其来的大结局是不是惊呆了你,哈哈哈。

    其实也是能猜到大结局就是这几天的吧,故事情节都差不多了。

    这本书更新期间有很多杂事,所以更新总是不稳定,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和陪伴,期待我们下本书的相遇。

    新书《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将在中秋收假也就是9月22号上线,到时候大家记得来支持哦~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