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庭破产:我帮神仙找工作 > 第五十一章 祭神
    回到烧烤大院,家居城的工人已经把家具和被褥送来了。

    在愚大爷的规划下,将床和被褥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各个卧室。

    看着规划的十分到位的卧室,王历十分欣慰。

    论战斗力,愚大爷是不如二哥的,但关键时刻愚大爷总是给人一种靠谱的感觉。

    从教育金子方面就能看得出愚大爷性格使然。

    而且愚大爷还是个多面手,不仅懂砂石料和土方作业,还懂得空间规划……

    用他的话说,开山是需要很多技术的,这都是基本功,是他一点点积累出来的。

    这话倒是没毛病。

    毕竟挖的是山,比拆迁楼房要难了不知道多少,如果啥都不懂就胡搞,现在课本上看到的就不是励志故事了,而是一个螳臂挡车的讽刺寓言。

    不得不说,愚大爷虽然没读过书,但却是个胸怀格局眼光都很大的人。

    其实像这种凡人被封神的神官一般都有两下子。

    神族天生强大……只要不是特别混账,生下来就有资格晋升天庭,属于内定。

    仙官有法脉传承,可修行成仙,属于有资源。

    这些普通的凡人没有血统没有人脉没有资源,单靠自身被封神,他们岂能是简单角色?若非有大德和大智慧,定然走不到这一步。

    有了床和铺盖,王历的神仙宿舍算是初具雏形,现在就等着各路神仙来住了。

    王历专门给愚大爷安排了一个阳光和通风比较好的房子。

    当年愚大爷为啥移山?除了大山堵路,还不是因为通风和阳光不好,要是因为这点小问题把房子给挖了,那也太不值当了,如果可以的话,王历想把金子挂在愚大爷窗户上……一拉窗帘就能看见太阳。

    美得很。

    思索了片刻,王历最后决定把网线路由器也放在离愚大爷最近的地方。

    ……

    一切收拾妥当,王历家老爷子终于来了电话,说到家门口了,为啥家里的没人,锁还被撬了。

    那天晚上锁被撬了以后,王历就没再换。

    谁也不知道张老头这个狗东西什么时候道,这老家伙来一次撬一次锁,王历消耗不起。

    况且那天晚上王历见识到了二哥的警觉性。

    奎木狼都不及他反应灵敏。

    家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最值钱的就是王历和这几个神仙的小命。

    有二哥这个三界第一战神看门当保镖,锁这种东西可有可无,南天门没锁吧……通明殿也没锁吧,真要是二哥都拦不住,那要锁也没什么用了。

    “我现在小区对面呢!搞了个院子,你们过来吧,我在门口等你们。”王历回了一句便挂断电话。

    “我去接。”

    郭小美自告奋勇去门口等着,王历从电瓶车里把那些冥币火纸递给金子道:“送你的。”

    “这是啥?”

    金子很好奇。

    “烧着玩的,你不是喜欢玩火嘛。”王历随口道:“我怕你无聊。”

    “王哥太贴心了……”金子感动的热泪盈眶。

    片刻后,郭小美和王历的父母有说有笑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进门,老爷子眼睛一瞪惊讶道:“可以啊,这院子挺宽敞,收拾的也不错……你这臭小子还挺会找地方。”

    “哈哈。”

    王历哈哈一笑道:“别人找的,然后非要送给我,我花了点钱就租下来了,现在这里有的是地方你们想住多久住多久。”

    “又开始吹牛了,这孩子从小就随你。”王历母亲闻言,开始猛掐老爷子肋下。

    “哎呀呀呀……”

    老爷子被掐的连连闪避,赶紧转移话题问王历道:“我二弟和娃娃呢?”

    “他们还没下班呢。”王历道:“得晚上八点回来。”

    “晚上八点下班?这什么破单位啊。”老爷子皱眉,那天老爷子也喝多了,忘了二哥和精卫在郭小美那里帮忙的事。

    “额……”

    郭小美不好意思道:“二……二叔现在在我那卖东西,娃娃也在我那帮忙。”

    郭小美习惯性的想喊二哥,但她终究不及王历那么混账。

    “哦……”老爷子听到这话,点点头道:“其实我觉得八点下班也不错,年轻人嘛,是得多磨砺,我儿子就是典型的没磨砺出来,不去找个班上,非要写什么狗屁不通的小说。”

    王历:“……”

    老爷子真是老双标了,这弯转的那么丝滑自然。

    “我这就把他们都喊来,离得挺近,就在对面。”郭小美掏出手机往店里打了个电话。

    很快二郎神他们三个也回来了。

    “二弟,你这狗养的不错啊,跟狼似的。”

    看到二郎神手里牵着的奎木狼,老爷子非常新奇:“我都没见过这么像狼的狗,这什么品种。”

    “他叫小木,听老板说是什么捷克狼犬。”二郎神回道。

    “有意思,确实像狼,改天有了狗崽子记得送我一个。”

    “……”

    奎木狼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冲着王历问嚷嚷道:“这老家伙谁啊,真没礼貌,我咬他了啊。”

    “新院子祭神了吗?”

    老爷子转过脸又问王历。

    “祭神?什么神?”

    二郎神几人很是意外。

    “传统缺失,年轻人不懂很正常。”老爷子道:“于大爷应该知道,搬新宅子就得烧香烧纸,把这里以前住的干净或不干净的东西请出去。”

    “这样啊。”

    二郎神若有所思道:“放心吧老哥,有我在,寻常毛神都不敢在这条街待着,更别说邪祟了。”

    “你们上班还能喝酒吗?”老爷子看了二郎神一眼,又闻了闻道:“没酒气啊。”

    在老爷子的一再要求下,王历被迫烧纸请神,没办法,老一辈都迷信说这样吉利。

    其实王历觉得真没必要。

    咱这里都是神仙,真要是有点邪祟啥的那倒是好事,最起码他们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无聊。

    金子得知王历送给自己的玩具其实是冥币后,倒是没生气反而很讨好的要给二哥烧点,被老爷子强行制止,说小孩子不能开这种玩笑。

    王历则是好奇,如果私下里给神仙烧纸上香,这些神仙能不能获得法力。

    等私下里得问问。

    “这么好的地方只是在这里住有些浪费了,你俩不打算干点什么吗?”

    饭桌上,几杯酒下肚,老爷子又开始板起脸教育王历。

    反正这老古板一开始就觉得写小说算是不务正业,男人终究得找点正事干。

    王历没好气道:“我俩能干什么?再说真要想干点什么,一张床就够了,也用不到这么大的地方。”

    “咳咳!”

    老爷子瞪了王历一眼:“你跟我打什么岔,我说的是你不想做点小生意什么的吗?”

    “您说对了。”郭小美在一旁道:“王历说了,要在这里开个烧烤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