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赐剑烟雨中 > 第一卷 云栖木马谣 第三十六章 少女与木剑
    赐剑烟雨中第一卷 云栖木马谣 第三十六章 少女与木剑

    “你必须得带我也去玩!不然就是不公平,师叔你不能一个人玩好的,吃好的,我也要去!”

    李匀苏哭着脸坐在那门前,余平则背着手在廊道来回走动,拿李匀苏没有一点办法。

    “不行,你才刚刚醒过来,身子本来就虚,若是此刻让你又下山去玩,那身体还要不要了?我不允许。”

    余平背着手对着脚下的李匀苏说道,语气里面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再说了,我买了那么多的补药,都还没吃呢。”

    “那好,师叔若真的不同意,我就告诉师公,你背后里说他坏话,还说了许多呢,什么师公武技不如......”

    “打住!”

    余平右掌伸出,对着李匀苏说道:“慢着!你小子,竟然威胁起师叔来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师叔我可是很有原则的。”

    李匀苏歪着头疑惑问道:“师叔有什么原则?”

    余平疯狂眨着眼睛,指着门外一本正经说道:“那那那......原则嘛,自然是弟子修行若是乏了,便会带其下山历练一番,但是时日上不能超过两天。”

    说着,伸出了两根手指比划一番。

    “那这么说,师叔就是允许我下山玩咯?”李匀苏一脸得意问道,看来有些秘密在手里,未尝不是件好事。

    余平摇摇头,摆手反驳道:“此言差矣,我可不是将就你一个小孩,我只是遵守自己的规矩罢了,这带着徒弟下山历练,本就是我这个当师父应该做的的本分之事,我给你说,我可不是因为有什么其他原因才这样做的啊,你可得搞清楚。”

    “是是是,我知道了,师叔是一个有原则的人,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

    李匀苏突然乖巧的样子,让余平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委屈感,一想自己这么大个人,居然被一个六岁孩子威胁了,于是无奈说道:“现在就出发吧,免得又开始在那嚷嚷,你这小子。”

    看着李匀苏拍拍屁股高兴起身的样子,余平不禁发笑,倒也不知道是委屈的笑,还是发自内心的喜爱笑意。

    只是任由李匀苏拉住自己的胳膊,然后拖着自己走了出去。

    ————

    余平心里其实并不反对李匀苏去山下玩玩,毕竟人不可能永远待在一个地方,因为一个人若要是墨守成规的具体起来,有时候就会显得很呆愚,极其容易养成一个偏激的个性,武夫本就是江湖儿女,学武若不在江湖,自然讲不上为修武者,只能说是一个外门弟子,浅学俗夫。

    于是踏上那石子小道,随着李匀苏便一同下了山去,余平倒也觉得合理,这半年多以来,确实也没有好生带其下山转转,不过,这和弦山又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呢?

    若是为了体验一下乐趣,享受一下孩子的童年时光,应该去那姑庆城中最好不过,因为里面有着许许多多年龄相同大小的孩子,想来碰在一起也才能有所共同话题。

    于是余平问道李匀苏:“那我们是去城中好?还是你心中早已有地方去?”

    只见李匀苏神秘地说道:“姑庆城太远了,而且先生他们也不在,我不去,师叔?这和弦山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看着李匀苏贼滑模样,余平想了想,边思考边说道:“和弦山乃是一个边界小山头,要说人烟本就稀少,因为它地处两界之间,要在这种地方找好玩的事物,貌似就只有一些鱼塘花园,林木湖泊了,自然景色倒是极美,不过人烟盛景嘛,倒少见。”

    别过脸又看着李匀苏一脸高兴的样子,丝毫没有半点失望神情,余平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狐疑问道:“诶,我说你小子,难不成故意下山来的?你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李匀苏也没有藏着掖着,只说道:“我可没有瞎搞什么东西,不过......确实是有原因的。”

    随后李匀苏便详细的给余平讲了一下那怪梦中关于老头的事情。

    ————

    梦里,那老头是这么对李匀苏说的:“我乃江湖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小堪舆,给人算了一辈子命数,如今年纪大了,前些年,路过此地时腿脚突然就哆嗦起来,行走不便,想来也是命数,所以索性就隐居于这山中,打算用剩下的日子算起自己的命来,不过今日遇见你,我倒觉得颇有缘分,孩子,能否让我为你算上一卦呢?”

    李匀苏看着那老头慢慢晃着身子向自己走来,只大声呼喊道:“啊!你别过来啊!”

    ————

    余平一脸迷惑,皱着眉头问道:“所以这就是你大声呼喊的原因?这就是那怪梦?”

    李匀苏点点头,“师叔,你可别以为这是梦,所以就不相信,我反倒觉得神奇着呢,这梦里的老头不仅知道我叫什么,还知道我爹叫什么,甚至我那些朋友的名字,都一一叫了出来。”

    看着李匀苏讲的小脸一红,余平突然觉得有几分手无举措起来,可是这梦不就是这般真实吗?怎么能相信呢?于是解释道:“怪梦真实是常事,不能信的,罢了,你现在还小,等以后长大些便知道了......那,那接下来他如何说的呢?”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相信,但是余平心头还是突然一阵触动,不知为何,想要继续听下去。

    李匀苏于是又一脸认真的继续说道:“那老先生说,我会在今日午时遇见一个特殊的人,就在这和弦山风眠亭旁的小河边,还说那个人有着改变一切的能力,是什么,什么故事开始的。”

    “风眠亭?”

    余平一脸震惊的说道:“你如何得知的风眠亭?”

    李匀苏眨着大眼睛,“那老先生告诉我的呀。”

    “不可能!”余平拂袖右手一挥,强大的气场让脚下的几片残叶也随之飞舞起来,只认真的说道:“怪梦虽然怪异,但是都是来自于宿主的记忆,你都没有去过风眠亭,那老头又如何知道呢?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这件事可不能胡闹。”

    貌似是看出了余平的认真,李匀苏异常坚定的说道:“我没有说谎,这真的是他告诉我的,我发誓。”说着,快速的伸出四根手指头,举在头顶。

    “当真?”

    余平问道。

    “当真!”

    “好吧,那可就真是遇见鬼了,老子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今天你小子跟我说有这些事情存在,走!今天还非去不可了。”

    说着,一把手拉住李匀苏,大步就朝着那去茶栈相反的方向走去。

    风眠亭是和弦山的一处旧景,说起风眠亭的修建,是当年那官府所做的决定,本身是为了发掘这山头,打算建一个赏景庄园,以供高官达贵们聚在一起商讨国事之用,但修到一半时,因为战事紧张,所以最后也耽搁了,年岁久了,也就只剩下一个亭子,其余的残缺建筑,则被附近的农夫偷偷捡了去,将那官家的石头打磨一番后,放在了自家墙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