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玄幻人生 > 第三百四十二章:凤郡主现身
    “起来啦!起来啦!”

    墨黑见姒复从大床上悬空而起,立着慢慢靠近墨尽,心中大喜。

    “汪汪汪……”

    尽墨更是兴奋,它吠叫着似乎在告诉它的主人如何才能更好的靠近墨尽的脊背。

    “汪汪汪,爹,你和主父说话他能听懂吗?”

    墨黑不明白尽墨为什么不停地用狗语提醒姒复。

    “汪汪汪……”

    尽墨告诉墨黑,它和姒复已经相处三十多年, 彼此非常默契,它相信自己的主人能够听懂它的狗语。

    “父亲,我现在背你出陵寝,回春暖花开的邑国凤城。”

    墨尽背好姒复,准备出陵寝。

    “末儿,你怎么了?”

    梅娘见曾乙站在原地摇晃了几下,险些栽倒在地。

    “大祖母, 我没事。”

    曾乙稳住身体,定了定神,对梅娘微微一笑。

    “末儿,你肯定是运用吸心术能量消耗过多,气血供应不上。来,你快从我百宝囊里拿一粒丹丸吃下去。”

    墨尽背着姒复,双手护着姒复的身体,无法伸手为曾乙取丹丸。

    “兄长,没事的,我们还是抓紧出陵寝吧,父亲的身体重要。”

    曾乙笑着走向墨尽,想帮墨尽扶持姒复,可刚迈开步子,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妹妹!”

    “末儿!”

    “末仙子!”

    墨尽和大家一阵惊呼,无奈墨尽身背姒复,不能过去扶起曾乙。

    “大祖母,你快把丹丸给妹妹喂下去。”

    墨尽眼睁睁看着曾乙倒在地上,心如刀绞。

    “末儿, 末儿, 你张开嘴, 来,把丹丸吃下去。”

    梅娘扶起曾乙,把从墨尽百宝囊里拿出来的一粒丹丸喂进她的嘴里。

    “汪汪汪!”

    尽墨在墨尽脚下不停地吠叫。

    “小主人,我爹说我们必须快走,陵寝内的温度已经上升,那些冬眠的毒蛇马上就会苏醒。”

    墨黑显得非常焦急。

    “好,大祖母,麻烦你背上妹妹。尽墨,你带路,我们这就走!”

    墨尽知道时间紧急,容不得迟疑。

    “汪汪汪!”

    尽墨头一扬,尾巴一摇,向另一个拐弯处跑去。

    “小主人,我爹叫我们跟着它走。”

    墨黑紧紧护住墨尽,随尽墨拐过弯道,从另一个方向踏上台阶。

    “小猴童,小兔女,你们快回我的胸口, 千万不要把能量消耗光。”

    墨尽身背姒复,边走边对两位小仙童说。

    “谢谢主人关心!”

    “主人,那我们回你胸口了。”

    小猴童和小兔女一闪身跳进墨尽怀里。

    “汪汪汪!”

    尽墨在前面一级台阶上回头向墨尽他们吠叫。

    “小主人,我爹催你们快点!”

    墨黑现在走在最后,它要为背着曾乙的梅娘断后。

    “大祖母,你能行吗?”

    墨尽加快脚步,问跟着后面的梅娘。

    “始儿,你放心,背个末儿轻松得很,我还没那么老呢!”

    梅娘谈笑风生,紧紧跟随墨尽的步伐。

    “还不承认自己老?还想卖弄风骚?小贱人!”

    一个尖利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这声音十分刺耳却又如幽灵一般捉摸不定,不知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汪!汪!汪!”

    尽墨和墨黑一起猛烈狂吠,它们全竖起耳朵躬起背,尾巴却不由自主地低垂下来,似乎很害怕这个声音。

    “谁?!”

    墨尽紧了紧背上的姒复,稳住心神,做好防御姿势。

    “哈哈哈,害怕了?小贱人,告诉这个小子我是谁啊!”

    那声音阴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凤郡主?!你居然还活着?!”

    梅娘听出声音为龙都王的正宫——凤郡主。

    “小贱人,我不活着,难道与你说话的是我的鬼魅?哼哼!”

    凤郡主冷笑一声,这笑声直渗人的骨髓。

    “臭恶婆,你本来就是个鬼魅,活着与死了还不是一个样子!”

    梅娘不甘示弱。

    “小贱人,十多年过去了,你这张臭嘴还是那样刻薄,那么多公种将你玩于胯下,没把你玩死?真是一个十足的骚货!”

    凤郡主好像很嫉妒梅娘。

    “臭恶婆,你不死我能死吗?我得看着你是怎么死的,是死于公种胯下还是自己自残而死!”

    梅娘一边应对凤郡主一边用眼色示意墨尽快走。

    “小贱人,都死到临头还嘴硬!你信不信我立马剥光你的衣衫,让你光溜溜曝在你的子孙面前。我倒要看看你这骚货是如何迷倒那些公种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竟然连龙都王都痴迷于你!”

    凤郡主一直在吃梅娘的醋。

    “臭恶婆,你是不是连你自己都厌恶你那水桶一样的腰身松树一样的皮肤南瓜一样的脸蛋?眼红我这个大美人儿该凹的该凸的凸?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休想看老娘这曼妙绝伦的好身材,气死你!”

    梅娘反唇相讥。

    “小贱人,你不要自我感觉太好,你这小身板就那些臭公种稀罕你。你懂不懂廉耻?躺在那些公种胯下卖弄风骚,老娘恶心还来不及,你信不信我立马撕碎你!”

    凤郡主恶语相加。

    “臭恶婆,你是不是想日日夜夜都在公种胯下享受快乐?我告诉你,你没有这个格。你要是羡慕老娘的话,就从今日开始日日夜夜为老娘我端屎端尿,老娘就把我家的那匹公种让与你悦活几日。”

    梅娘故意与凤郡主骂街,以拖延时间,确保墨尽和自己把姒复和曾乙安全背出陵寝。

    “哼,真不要脸,本郡主今日不把你剥个精光,晒在龙都广场,誓不罢休!”

    凤郡主骂不过梅娘,声音变得更加瘆人。

    “臭恶婆,你连面都不敢露,躲在角落里唧唧歪歪的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出去,我们到龙都广场一较高下!”

    梅娘要引诱凤郡主离开陵寝。

    “嘿嘿,你是想逃出陵寝?我告诉你,这次你们是有来无回,陵寝将是你们永远的墓地!”

    凤郡主冷笑中夹带着阵阵阴风,陵寝瞬间变得寒冷彻骨。

    “臭恶婆,有本事你到龙都广场去,我们当着大家的面争个输赢看谁把谁剥个精光!”

    梅娘毫不示弱,虽然面对突如其来的寒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汪!汪!汪!”

    尽墨已经靠近出口,向上向下不停地狂吠。

    它一方面是通知地上的人,赶紧过来援助。

    另一方面是告诉墨尽他们,不要怕,凤郡主在那么冷的环境里是不敢擅自出来与他们打斗的。

    “快,快,快,青同,虺蜮,小千子,傻大个,你们快过去,把御医房后面的那根青铜大柱给移开!”

    姒而听到尽墨的叫声,知道墨尽他们已经找到姒复,要从另外一个出口出来。

    “师父,这根青铜大柱可是用上百吨青铜浇筑而成,我们怎么可能轻易移开?”

    青同面对青铜大柱望而却步。

    “移不开也得移!”

    姒而撩起长袍准备自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