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状元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君子远庖厨
    朱浩醒过来时,唐寅正在门口送客,把王守仁送上了轿子。

    看看天色,果然没睡多久。

    唐寅正要回来把朱浩叫醒,发现朱浩正坐在那儿看着自己,连忙招呼一声:“走了。”

    朱浩起身,稍作整理后与之一同走出酒楼。

    陆松亲自带两名侍卫跟了出来,后边还有人完成一些结账之类的善后事宜。

    “终于完事了,回头应该用不上我了吧?”朱浩问道。

    唐寅微笑着点头。

    陆松已套好马车,上前来请示,唐寅摆手示意不用,继续跟朱浩并肩而行,侧过头问道:“还没问你,今日府试考得如何?”

    朱浩一听,就知道唐寅把王守仁给打发了,心情不错,居然关心起自己的情况来了。

    “凑合。”朱浩道。

    唐寅没好气地道:“也是,以你的水平,如果府试都考不过的话……只能说你心有旁骛,无法专心学业,全是咎由自取。”

    朱浩一听,满脸都是不乐意:“今日我应府试,你却让我早早交卷中午来会见朝中大员,这要是我没考好,责任还全在我身上?”

    唐寅斜着看了朱浩一眼,继续往前走。

    “唐先生,你这是要回王府吗?我就不跟你回去了,我还要找地方吃饭……早晨进科场前随便对付了一点,现在肚子都快饿扁了,我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像你这样三餐不继都没问题。”

    朱浩说着就要跟唐寅作别。

    唐寅看了看街边已有朱浩自己带来的马车等候在那儿,车夫和随从眼巴巴看着二人,朱浩现在好歹是“大少爷”,事情办完可不想跟他溜大街。

    唐寅摸了摸肚子:“我与你同去。”

    朱浩瞬间无语。

    他回头看了东胜阁一眼,问道:“我没记错的话,你刚从那里边出来,是吧?鸡鸭鱼肉一桌子菜,你居然要跟我去蹭饭?”

    唐寅叹道:“与故友会面,最多是喝上几杯酒,倾诉别后衷肠,哪有心思用饭?送客出来,难道你还让我回楼上去再吃些垫肚子?已吩咐随从,让他们整理好以食盒带回去,给弟兄们分了……”

    朱浩很想说,你倒是挺慷慨,一大桌子好酒好菜直接让人分了,然后来我这边蹭饭?

    脸皮真厚。

    “朱浩,我与你同去,不过是随便吃一些,有和妨碍?之前我不也请过你吗?当然,若是去你府上的话……那就算了。”

    唐寅的意思是,你要回家吃饭,那我就不跟你去,谁都知道你老娘和姨娘是寡妇,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我可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朱浩道:“想吃也行,但请你不要多问,尤其是我带你去的地方有女眷,你最好……收敛一点。”

    “没事没事。”

    唐寅听到可以蹭朱浩的饭,非常开心。

    终于可以占这小子的便宜了。

    ……

    ……

    考完府试,朱浩终于有了空闲,可以把年后一直放在学业上的注意力挪开,首先便要犒劳一下自己。

    所以今天他为自己准备好了“庆功宴”,不是跟家人一起吃,而是一个人用餐……一顿火锅。

    朱浩坐着马车,带着唐寅到了实验室所在院子。

    陆松先回王府禀告去了,留下两名侍卫跑步跟随,朱浩这边也有几个护院跟着一起过来。

    到了地方,二人下了马车,朱浩上前直接把院门推开,就见院子里正有人劈柴。

    乃是关敬。

    “东家,您这是……?”

    关敬看了唐寅一眼,虽然唐寅不是他的先生,却是东家的师长,赶紧过来行礼。

    朱浩道:“去跟公冶姑娘说一声,就说我来了,让她把我吩咐提前准备好的东西带过来。”

    实验室跟学堂连在一起,关敬急忙去隔壁通知公冶菱。

    唐寅往学堂方向看了一眼,里面隐约有女子读书声传出,乃是在学《女孝经》,唐寅眼神又有点怪异。

    “坐,我先进去拿家伙事。”

    朱浩指了指刚才关敬劈柴时坐的小板凳。

    唐寅想坐,最后顾忌面子,还是站在那儿,环视院子一圈,嘴上问道:“需要帮忙吗?我跟你一起。”

    ……

    ……

    朱浩没让唐寅跟来,快步到了耳房那边,把专门为吃火锅准备的紫铜暖锅拿了出来。

    这紫铜暖锅分为三层,上小下大,最上层为圆筒状的烟道,中间是盘形盛器,下部为炉式支架,白居易曾著有一诗描述此物:“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至于食材……这年头没有冰箱,肉制品不好保管,安陆这内陆之地想弄点海鲜回来可不容易,除非朱浩准备来个水煮咸鱼……那也不是普通人家吃得起的东西。

    但朱浩还是有准备。

    猪肉不少,再就是羊肉……

    好在安陆城里买东西方便,早市让人去买了回来,再叫人切成薄薄的片,三月天气温不高,才过半天,食材依然很新鲜。

    “开始煮了。”朱浩道。

    唐寅看着朱浩在那儿忙活,紫铜暖锅内装着木炭,点燃后就在盘形盛器里烧水,旁边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唐寅好奇问道:“你这是准备煮白开水招待我?”

    话音刚落,院门从外面被人推开,却是公冶菱和关敬前后脚进来,手上提着木托,上面摆着诸多用盘子盛好的食材,主要是肉类和一些蔬菜,但三月天没多少菜蔬,只是萝卜、菘菜、豌豆尖而已。

    “见过陆先生。”

    公冶菱客气地向唐寅行礼。

    唐寅见到女人,有些扭捏。

    或许是这几年少有跟女人沟通的经验,使得他在跟异性接触时,就像一个怯场的初哥……只是你这年岁,不是应该目中无男女之区分,泰然处之吗?

    “放在一边就好,你们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点?”朱浩笑着问道。

    “不敢。”

    公冶菱道,“如果有需要的话,东家只管吩咐一声,小女子便在隔壁等候。”

    公冶菱把东西放下后,带着关敬离开。

    ……

    ……

    “这就是唱白蛇那个?”

    等人走了,唐寅才把目光收回。

    朱浩还在那摆弄,闻言手上的活也没停下,没好气地道:“劝你别打歪心思,公冶姑娘心比天高,现在跟戏班又没契约在身,她想走就走,我可拦不住。”

    唐寅道:“那她为何在此?”

    朱浩指了指隔壁:“帮公孙夫人喽……你不会不知道吧,隔壁就是我开的女学,她在这边当助教,有时候帮忙教书,有时候厨房的事也会负责一下……帮我把那个罐子拿过来。”

    唐寅随手把朱浩指的陶器递过去,看到里面灰不溜秋的东西,皱眉问道:“何物?”

    朱浩道:“芝麻酱,你不会以为是……咳!来一点?”

    “嗯。”

    唐寅当然不客气,然后就看到朱浩又把大蒜、葱花、豆豉、豆腐乳和大头菜粒陆续放入碗里调制好,不由咽了口口水。

    现在他已经坐在椅子上等,看到水开后朱浩把大葱、姜片往白水里添加,好奇问道:“你准备……水煮这些食材?这……也太普通了吧?”

    朱浩没说什么。

    继续往锅里添加东西,唐寅顿时又皱眉。

    “这是提前用牛油和茱萸辣油、花椒、五辛熬制而成的高汤,以麻辣味为主,增香提味用的。”

    朱浩说完,红油油的辣汤已然沸腾,香味扑鼻,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相继把羊肉片、猪肉片倒了进去。

    捣鼓半天,第一锅食材煮好,朱浩终于吃到了自己来到大明后的第一顿麻辣火锅。

    那种感觉……

    辣!

    麻!

    爽!

    趁着热乎劲儿,朱浩不管一边的唐寅,自顾自狼地吞虎咽起来。

    唐寅皱眉,看着朱浩吃得贼香,不由伸出筷子,夹起片羊肉到碗里蘸了下,送入口中……

    这一尝试不要紧,感觉口腔被人打开一扇门,那种感觉是他活了大半辈子都不曾有过的……

    “朱浩,这……这……”

    唐寅发现自己突然不善言辞起来。

    朱浩道:“若是唐先生不中意这种吃法,就把肚子留到晚上,反正这几天王府都有人请客吃饭,我这边准备的食材可不多。”

    说着朱浩用个铁捞从锅里往外捞羊肉和猪肉片。

    唐寅也不知怎的,好似被呛到,咳嗽一声:“给我留点。”

    朱浩灿烂一笑,知道唐寅眼高手低,随手就把捞子递给唐寅。

    ……

    ……

    老少二人大快朵颐。

    唐寅吃宴都是以饮酒为主,菜少吃或者不吃,求的就是个洒脱,以他这身子板,一天也消耗不了多少能量,所以对于饭食的好坏并没有太过挑剔。

    但今天让他真正见识到了美味。

    “好辣……这时候如果再有点酒就好了……”唐寅作为酒鬼,吃火锅感觉身心畅快的同时,酒瘾一下子发了。

    朱浩道:“对不起,没有,我可没做好你来蹭饭的准备……你觉得这院子里谁会喝酒?”

    唐寅苦笑一下,顾左右而言他:“对了朱浩,还没问你,今日府试题目是什么?说出来,我帮你参详一下。”

    说话间,伸手拿过一个盘子,准备再下一盘羊肉进锅里。

    朱浩道:“题目是君子远庖厨……”

    “咳!”

    唐寅又被呛着。

    我他娘的在这里准备食材下锅,你小子就在旁边说“君子远庖厨”,你是诚心的吧你?

    朱浩把盘子接过来,自己把羊肉往锅里倒:“唐先生你以为我诓你呢?就是这题目,不信的话等回去后你问问袁汝霖就知道。”

    “也罢!君子远不远庖厨的,那只是讲一个仁,无关你我在这里用餐。”

    唐寅没那么拘礼。

    虽然这种吃法,有点不像以往那种等别人做好上桌,只等吃的模式,但也不能说是自己下厨做的,就算是……那也无妨,谁让这东西如此好吃。

    管他是不是君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