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剑仙 > 第九百三十六章 不速之客
    “你!”

    曹樱一咬银牙,只觉得吕风仙这一脚就像是裹挟着一座山岳般,一旦真的让他踩下来,自己这个十二境剑修就没了,而事实上也是这样,非超然的十二境剑修,大部分是敌不过重生境武夫的。

    重生境,是武夫的人间巅峰。

    一旦入了重生境,是能跟十三境剑修扳扳手腕的,至于十二境剑修……基本上是不入眼的,除非是苏清酒、杦栀、唐广君那种级别的十二境。

    不过,武夫的上限也低,终点就是十三境极巅武夫,而就算是成了十三境武夫,也就只能跟十四境灵修分庭抗礼罢了,但十四境之上却还有一个传说中的十五境。

    曹樱是何等人,绣衣轩阁主,素来心狠手辣,又怎么会受得了这种屈辱。

    下一秒,曹樱剑刃一抬,便刺向了吕风仙的咽喉。

    “找死?”

    吕风仙轻轻一扬眉,胸中一缕拳意缭绕指间,猛然以食指、中指夹住了曹樱的佩剑,任凭她如何催动剑意,但就是无法挣脱钳制。

    在吕风仙的重生境巨力之下,那剑尖逐渐弯曲,剑身嗡嗡铮鸣,要看着一柄仙剑就要被吕风仙这重生境武夫给折断了,一旦这把仙剑被折断,那么下一个被折断的就是曹樱那颀长雪腻的脖颈了。

    “够了!”

    赵启阳起身,怒道:“吕殿帅,你把朝堂当成什么地方,你杀人的疆场吗?那你眼前的这位,可是绣衣轩的曹阁主啊!”

    “哦?”

    吕风仙淡淡一笑,轻轻一摆手,“铿”一声从曹樱手中夺了佩剑,那仙剑化为一道虹光插在了太乾殿的大梁之上,剑吟之声不绝于耳。

    “霁南王也知道这里是朝堂啊?”

    吕风仙目光冷冽,道:“你的这两位属下,冲着陈曦、林弱两位殿帅拔剑是什么意思?陈曦、林弱皆乃正一品武将,他曹樱、黄清宁几品,算什么狗东西?”

    赵启阳皱眉:“陈曦、林弱胆大妄为,对着文武拔剑,这又算什么?”

    “是吗?”

    吕风仙双手负于身后,浑身一缕缕超然拳意升腾,重生境气境笼罩全场,让许多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径直的走到了陈曦、林弱的前方,道:“两位殿帅背对陛下,分明是在护着陛下,而你们呢?你们剑指两位殿帅,可知他们身后是我们大商王朝的皇帝?”

    吕风仙皱了皱眉,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大商王朝的皇帝说话不算话了?”

    今天,吕风仙已经打定主意了,实在不行就清君侧。

    “吕帅。”

    赵疏桐微微一笑,道:“陛下说话,自然是算数的。”

    她看向了金阶之上的赵景恒,道:“陛下,臣请问,如何处置临战惧敌的大执钺文昊?”

    “……”

    赵景恒皱了皱眉,道:“来人,拟旨!”

    顿时,一位翰林学士拿起毛笔,沾满金漆,道:“臣在!”

    “大执钺文昊,畏战惧敌、迁延不前,贻误了天赐的战机,导致玉门关外的王朝将士们折损惨重,朕已决定,从今日起,取消大执钺之职,国内军中元帅级别职位只设大执戈,念在文昊过去有功于国家社稷的情面之上,封为从一品辅国大将军之职,从即日起交出虎符,战时再领兵。”

    “是!”

    翰林学士笔走游龙,转眼间一道圣旨就已经写成,盖上玉玺印绶之后,当众宣读诏令。

    ……

    “陛下!”

    林衍有些惊慌了,一旦文昊失去了兵权,济州林家、芙蓉州张家,恐怕都会逐渐的失势,要知道这些兵权可都是林衍、张欲安等士族势力一点点的帮文昊积累起来的,如今赵景恒一句话就收回了兵权,损失最大的依旧是林家、张家。

    “有问题吗,巨羊公?”

    赵景恒金阶之下就是三大殿帅,底气也有了,皱眉说道:“大丈夫尚且一言九鼎,朕身为九五之尊,巨羊公是想让朕收回刚刚发出的圣诏?想让朕做那朝令夕改之君吗?”

    “臣……”

    林衍咬着牙,这一刻,这位老臣竟然无计可施。

    赵启阳皱着眉头,一言不发,此时谁冒头谁倒霉,此一时彼一时了。

    “景恒。”

    何太后淡淡道:“这么大的事情,要不要再跟你皇叔商量一下?”

    “母后。”

    赵景恒起身,朝着旁侧的何太后深深的弯腰行礼,没有抬头,只是淡淡道:“这大商王朝的皇帝,是我赵景恒,还是皇叔赵启阳?”

    “你……”

    何太后咬牙切齿。

    “母后。”

    赵景恒抬头,神色无比平静,道:“母后刚才告诉皇儿,要依照父皇生前留下的陈例,那么……父皇生前曾立下一个规矩,后宫不得干政,赵景恒自然知道母后是为了皇儿好,但也请母后依照陈例,归还……”

    “景恒!等等!”

    赵疏桐忽地一声叱呵,打断了赵景恒的话,她缓缓摇头,道:“母后确实也是为了你好,所以,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除了文昊之外,谁也不追究。”

    “姐……”

    赵景恒咬着牙,这是多好的天赐良机啊,有吕风仙、陈曦、林弱三位殿帅在这里,就可以一鼓作气的收回王权了。

    “听话。”

    赵疏桐心声说了一句:“听姐的,没错。”

    “嗯。”

    赵景恒点点头,旋即转身朝着何太后再次一拜:“母后,刚才是皇儿失言了。”

    何太后惊魂未定,只是轻轻点头,就在刚才的那一刻,她差点失去了那把节制皇权的节杖。

    赵疏桐秀眉紧锁,这位长公主的心思最深,能体谅赵景恒的少年心性,他太想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力了,但是……此时勒令何太后归还节杖有用吗?

    最多争得了朝堂上的一时长短,但蜀州依旧还是由何家、李家主持大局,何家一天手握二十万精兵,这何太后就动不得,这件事只能从长计议,徐徐削权,急不得的。

    ……

    “陛下。”

    文昊跪在金阶之下,掏出怀中的三枚虎符,一一放在了一名常侍的托盘之中,就在交出兵权的这一刻,文昊像是老了许多一般,喃喃道:“陛下,是臣无能……”

    “文将军。”

    赵景恒声音柔和了许多,道:“不必太过于自责,我大商的战将当知耻而后勇,你依旧还是一品辅国大将军,将来还有上战场证明自己的机会,不必忧虑。”

    “是,多谢陛下!”

    文昊再次拜谢,当他起身之后,在朝堂上战列的位置向后挪移了两位,毕竟已经不再是正一品,已经没有资格与赵疏桐、陈曦、林弱、吕风仙等人并列了。

    “来人。”

    赵景恒轻轻一拂袖,道:“济州之兵权,暂由长公主赵疏桐执掌,黄州之兵权,暂由陈曦殿帅执掌,雩州之兵权,暂由林弱殿帅执掌。”

    “是,陛下!”

    常侍一一重新分配虎符。

    赵景恒道:“拟写旨意,将三州兵权重新任命,三位,下朝之后就可以带着虎符与朕的圣诏前往交接兵马了。”

    “是,陛下!”

    赵疏桐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说赵景恒不成熟吧,确实不成熟,心太急,但身为人皇,他的谋略还是有的,先摊分了济州、雩州、黄州的兵权,唯独将芙蓉州的兵权依旧留给林衍派系的人,给他们留下一些希望,以期徐徐图之。

    散朝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赵启阳眉头紧锁,原本,京城白帝城的禁军、巡防军团等等都是由大执钺文昊一手执掌的,但如今这些兵权却都落在了赵疏桐手中,再加上赵疏桐手握的五万白鹿铁骑,她便成为了整个济州真正的主人了。

    而即便是赵启阳安插在军中的那些战将、谋士如何的阻挠,都是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的,毕竟赵疏桐的手段早就见识过了,在她的软硬兼施下,济州的兵权迟早就全部落入她的手中,欠缺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林衍老爷子皱着眉头,拄着拐杖一步步的沿着台阶走下,看着不远处与陈曦议事的林弱,道:“回家吃饭吗?”

    “不回。”

    林弱不假思索。

    陈曦微微一笑。

    “你笑什么?”林弱问。

    陈曦道:“我觉得,你还是回去吃顿饭比较好,毕竟,刚极易折。”

    “……”

    林弱皱了皱眉,自然也明白陈曦的意思,如今朝堂上的局势已经有了新的变化,赵启阳、林衍的势力都会一步步的被削除,而此时林弱若是能回家吃顿饭,能让爷爷回心转意的话,当林衍站在赵疏桐一边的时候,朝堂上的局势自然就更加明朗了。

    “算了。”

    林弱悻悻道:“中午有什么好吃的?”

    林衍差点就快骂娘了:“家里云州、蜀州、黄州的厨子都齐了,你想吃什么不会自己回家点菜?”

    ……

    傍晚,夕阳西下。

    文昊终于在兵部忙完了大执钺与辅国大将军各种事务的交接,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堪,这个辅国大将军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没有兵权的虚职。

    在白帝城,文昊除了自己的近千府兵之外,凭他的辅国大将军印绶就再也调动不了任何人了。

    想要拥有实权,只能等战时,皇帝下旨挂帅出征的时候才有机会。

    他整个人的都病怏怏的。

    踏入府门之后,神色极为倦怠,却就在他抬头的时候,却发现来了不速之客,屋顶上坐着一人。

    那是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一袭红裙白衫,将一柄杀气极重的长剑横在一双玉腿之上,远远的看着文昊,一双美眸之中透着厌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