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831 不想那么快要孩子?悄然而至的危险
    这一夜,京城舆论鼎沸,风声鹤然。

    江承嗣原本是跟江锦上和他哥视频商量对策,直至司清筱人到京城,飞机落地,打进电话,才中断视讯。

    “下飞机了?”江承嗣语气轻松,“累不累?谁去接你?”

    江承嗣是表面看着没心没肺,可所有人都在为他着急,他又不是真的憨憨,真的就装个傻白甜,让别人替他奔波。

    他暗中也在让相熟的圈内人帮忙打听,可他人不在京城,有些事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依着他以前的脾气,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只怕第一时间就冲回京了,现在有了司清筱,凡事便不能那般任性妄为。

    为了不让她担心,也只能故作心宽无所谓。

    就连和家人视频也表现得好像傻白憨,因为酒吧一事,大家已经够操心了,江承嗣现在帮不上忙,便不能添堵,也只能跟他哥拌拌嘴,缓解一下气氛。

    司清筱和江承嗣通电话时,已经走出了机场,司屿山亲自去接的人。

    “爸——”司清筱拖着行李箱小跑过去。

    “怎么出去一趟还瘦了?那小子没照顾好你?”司屿山打量着许久未见的女儿。

    “不是,那边天热,吃东西总是提不起食欲,没想到京城也这么热。”司清筱上车后,抬手将车内空调的风页拨了两下,正对着自己。

    “正对着吹,也不怕感冒。”司屿山一直在看她。

    “还好。”

    不仅是瘦了……

    好像还没什么精神,有点黑眼圈,这是没休息好?

    他原本还想着,是不是坐飞机太累,却瞧见司清筱抬手将头发束起,侧颈靠近耳根处恰好有一抹红痕落入某个老父亲眼里。

    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司屿山,也免得老脸一臊。

    混小子——

    我是担心你,才让女儿留下多陪陪你,你小子都干了些什么,该不会整天沉醉温柔乡了吧。

    司清筱上车后,拿出手机,就准备让人去调查江承嗣的事……

    “别打电话了,他的事我已经派人盯着了。”司屿山看向她,“刚下飞机,休息会。”

    “谢谢爸。”

    司屿山只是一笑,要不是为了女儿,他压根不想蹚这趟浑水。

    翌日一早,江家老宅

    江时亦前天晚上是在林家度过的,基本没怎么休息,昨晚又在思考江承嗣那件事,睡得较晚,不曾想天没亮,就被一阵孩子的啼哭声吵醒了。

    江家其余人皆是淡定之色,习以为常,倒是江时亦难得顶着一双黑眼眶下了楼。

    当他下楼时,江锦上抱着小歪脖子树刚从外面回来,小家伙看到他,还挺兴奋,不停冲他挥舞着胳膊。

    而江时亦则难得一副颓丧之色。

    衣服仍旧是整洁得不见一丝褶痕,只是戴着一副银边眼镜,慵懒颓丧,却又透着股不羁散漫。

    那般模样,忽然与江承嗣有了几分神似。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江锦上刚抱着孩子坐到他身边,某人就好似条件反射式的,忽然起身,恨不能离他们越远越好。

    江锦上低咳一声,以前孩子特别小,确实不好带,现在已经好多了,也不似从前那般动不动就哭闹不停,更不会抹了他一身鼻涕眼泪泡,他到底在躲什么。

    “三哥,你跟嫂子以后要是有了孩子,难不成你也不照顾?”江锦上调侃。

    “这是我的事。”

    “说什么孩子啊。”老太太拿着粉色的小喷壶从门外进来,显然是刚修剪完自己的那几株盆栽,“真的是不服老不行啊,就是浇浇水都累出了一身汗。”

    “我在说,三哥这么不情愿和孩子接触,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怎么办。”江锦上笑道。

    “等他有了孩子肯定就不这样了。”老太太笑着,“你们看钦岐,霍家那孩子没出生的时候,你们谁能想到他会给孩子换尿布?”

    “那我期待三哥的转变。”江锦上瞄了眼不远处的人。

    “我和她没准备这么快要孩子。”江时亦嘴硬。

    原生家庭的原因,江时亦本身对婚姻、孩子有一定的忧虑,他也清楚,自己和江锦上不同,他可能无法完美胜任父亲的角色。

    或者说,家庭感情的缺失,他甚至不知道,父母与孩子之间到底该如何相处。

    老太太一听这话,就有些不乐意了。

    作为长辈,年纪又大了,自然希望有生之年看到儿孙满堂,“没准备这么快要孩子?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生?”

    江时亦哭笑不得,“奶奶,我和她都没结婚领证,这肯定得一步一步来。”

    “你小子现在知道一步一步来了,你昨天突然告诉我们让准备一下去见亲家的时候,你怎么不提一步一步来?”老太太轻哼着。

    “我看你是想三步登天!”

    “现在啊,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

    江时亦两宿没休息好,正头疼着,老太太看他气色不佳,微皱着眉,“要不再回去睡会儿?瞧你这黑眼圈重的……”

    “我没事。”江时亦寻常做实验写报告,经常熬夜,只是这次比较伤身,看着气色就不太好。

    “承嗣的事,警方也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他们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你就担心一下自己的事就行,问问林家那小姑娘干嘛去了,难得休息,带人家出去玩玩。”

    老太太也是见多了大风大浪,知道有些急不来。

    “我知道。”江时亦点头。

    他给林鹿呦打去电话,问她在干吗?

    此时才早上7点左右,林鹿呦已经出发去化验所,拿了检查报告,再出发去医院,那也得九点左右了。

    “我没做什么,就在家休息。”林鹿呦并没告诉他自己要去医院,江承嗣出事,江时亦已经忙得够呛。

    自己本身没有大碍,只是去医院让医生看一下报告单,也不算什么大事,让他知道,再陪着自己奔波来回,没那个必要。

    “早饭吃了?”江时亦又没手眼通天的本事,自然不清楚她已经离家出门。

    “吃了。”自从被医生叮嘱后,林鹿呦还是很注意一日三餐的,“你那边怎么样?四爷的事有进展了吗?”

    “没有,待会儿准备去一趟派出所,酒吧监控都被调走了,想去看一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江时亦抬手摘了眼镜,捏了捏眉心,“昨天回去之后,叔叔阿姨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没有,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爸妈脾气挺好的。”林鹿呦被父亲拉着谈心一事,自然不会告诉他。

    江时亦这边刚挂了林鹿呦的电话,江锦上就告诉他,“四哥要回来了。”

    “他要回来?”江时亦皱眉,以为他是控制不住自己,准备亲自回来调查,“他自己?”

    “警方允许的,应该是想让他回来配合调查,这会儿应该到机场了。”

    江时亦点头,他的确该回来了,总不能所有烂摊子都丢给他啊。

    “我已经让江就去盯着耿东了,希望能有收获。”江锦上说道。

    “那我再出去趟派出所。”

    江家这边分头行动,而林鹿呦已经打车到了化验所,她根本不知道从自己出小区后,就一直有辆车在后面尾随。

    寻常人平时驾车,只会关心自己前方的路况,不会一直盯着后方,堤防是否有人跟踪。

    林鹿呦怎么会想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根本没有这种危机意识,况且她今日出门是打车的,更没注意车后方的情况。

    “美女,到了。”司机师傅乐呵呵的,“现金还是扫码?”

    “扫码吧。”林鹿呦拿出手机,扫码付钱。

    “你看着不太舒服?晕车啊?”上车后不久,林鹿呦就觉得胸口发闷,有些犯恶心,这一路上几乎都在闭目养神。

    她最近坐车总是这样,所以今日出门,没敢自己开车,生怕车子开到一半,若是想吐,就很麻烦了。

    林鹿呦只是一笑,没解释太多。

    付钱下车,就直接进了化验所,外面有值班门卫,如果不是员工,进出都需要登记,所以尾随在后的车子,只能将车子停在暗处。

    心底暗恼

    这女人该不会是来上班的吧!

    那他怎么办?难不成就在门口蹲一天?本就是饿急脾气的人,没那么多耐心,推门下车,靠在路牙边的树上,抽了根烟。

    江承嗣出事,他急得像是个无头苍蝇,生怕查到自己身上,思来想去,林鹿呦最有可疑陷害自己,他只能来会会她。

    她的身份信息化验所的官网上都有,花了一晚上托人找关系,才摸到她家地址,说来也巧,刚去蹲点,就看到她下楼打了一辆出租。

    耿东一根烟抽了半截,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打听到了林鹿呦的电话,已经在反复纠结,要不要直接打电话让她出来。

    ……

    而林鹿呦到了化验所,刚从小助理手中拿了化验单,就被所长拦住了去路。

    “小林啊,来所里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这么急匆匆的。”

    “所长。”林鹿呦将装着检查报告的纸封塞进了包里。

    所长年纪虽大,视力却不错,早已看到了纸封外侧的医院标志,“那是……体检单?”

    “嗯,去趟医院。”

    “身体怎么样?休息这么多天,怎么气色还是不太好。”

    “可能是刚才坐车,有点晕车。”林鹿呦近来总会觉得有些恶心,只是恰逢胃痛,她也没想那么多。

    “年纪轻轻,注意身体啊,等我们这些人退休,所里就指望你们这些后生撑起来啦。”所长和她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一路将她送出了实验楼。

    耿东瞧见她出来,急忙将烟头扔地踩灭,只是看到她身侧有人,莫名懊恼。

    这小老头又是谁啊,添什么乱啊。

    “所长,您回去吧。”

    “没让时亦陪你一起去啊。”自从江时亦那个奇葩的请假条之后,所长总爱打趣这两个人。

    林鹿呦干笑着没说话。

    “需不需要我派人开车送你?”所长很惜才,况且她的年纪,比自己孩子还小,自然就更加照顾。

    “不用了。”林鹿呦恨不能离他越远越好,这些老教授有时打趣起人,真的让人受不住。

    瞧她逃也似的离开化验所,所长也只是一笑,哼着小调儿转身进了楼里。

    化验所的位置算是比较偏僻的,周围很难打车,林鹿呦在某个打车平台叫了辆车,单子被接下,显示5分钟就到。

    此时已是早上八点多,入夏的阳光破云而出,浓艳灼人。

    林鹿呦原是想找个阴凉处等车过来,只是胃部忽然翻涌不舒服,这边太熟,她急忙跑到一侧的垃圾桶处……

    角落处,一道视线紧盯着她,看到她去了一处略僻静的角落垃圾桶处,便宛若夜色魅影般。

    悄然尾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