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小闲人 > 第两千五百六十四章 狮子大开口
    ;

    小头目很满意这班主的态度,说道:“嗯,不错,还是你懂事儿。

    不像前面那几个,在我们家爷的地盘上讨生活,居然还不服气,竟还敢跟我们家爷讲王法,真是天大的笑话。

    知不知道我们家爷是谁?

    我们徐爷,可是此城之主吴大人的小舅子。

    在这城里,吴大人就是王法,得罪了我们家爷,让他们一个个的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小头目的话,慕容楚听完,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

    就连小六闻言,也是满脸怒色。

    要知道,王法就是国法,只有皇帝才是王法,且凌驾于王法之上。

    区区一个地方官员的小舅子手下的一个小喽啰,居然胆敢说出此城官员,就是王法的话来。

    这不是胆大包天是什么?

    真要计较起来,这句话,等同于那姓吴的官员要谋反也差不多了。

    只是,也不知道这位吴大人,到底是西兴城的什么官位,居然敢如此嚣张。

    西兴城不大不小,虽说叫做城,但实际也就是个县,而且州府衙门并不在此处,所以这位吴大人,绝不可能是知府。

    最大也就不过是个七品县令。

    当然也有可能是知县下面的下属的亲人为非作歹。

    但不管如何,即使这位所谓的徐爷不是县令的什么人,但此城县令,也有一个御下不严之罪。

    这小喽啰大概没想到,不过是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话,就已经让燕朝之主,对西兴城的县令不喜了。

    此刻他还不知道自己惹了祸,还在那里大放厥词。

    只间这小喽啰,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钱袋子,又打开看了一下,嘴角一撇,说道:“大胆。

    本来还觉得你这个班主挺懂事儿的,没想到你胆大包天,居然敢看不起我们徐爷。

    就这么几个铜子儿,你当打发叫花子呢?”

    班主脸色一苦,心中没想到此城的这些泼皮,胃口居然这么大。

    在别的城市的时候,这些铜板,已经足够打发那些来收保护费的青皮了。

    可眼前这些人,非但看不上,居然还说他们是打发叫花子。

    这可是他们今天所有收入的一半了,谁家打发叫花子,给这么多银子呢?

    但表面上,他却不敢反驳,急忙说道:“不敢,不敢。

    几位大爷,我们这一行人,也不过是赚个辛苦钱。

    孝敬给徐爷的这些银钱,已经是我们今天一天,全部的收入的一大半儿了。

    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银钱,毕竟我们一行人,也要吃饭住宿。

    还望几位大爷开恩笑纳。”

    小喽啰一听,眼睛立即一瞪,嗓门都拔高了几度,说道:“什么?

    今天全部收入的一大半儿?

    你们居然还敢藏私留下了一小半儿?”

    此话一出,班主都愣了,什么叫藏私留下了一小半儿?

    这本来就是他们的银钱好不?

    什么叫藏私啊?

    留多留少,那都是他们的钱,就算一个铜子儿都不给这些人,别人也不能说什么好不。

    小喽啰还在咋咋呼呼,说道:“少特嘛的给我哭穷。

    你们又不是第一天出来卖艺。

    手里没有银钱,难道以前都喝西北风么?

    废话少说,想在这里继续卖艺,就得交五百文,不,一两银子的保护费。

    否则,就立马给爷滚出西兴城。”

    这小喽啰也是狮子大开口。

    要知道,街上摆摊的普通小商贩,去掉本钱,一个月都可能赚不到一两银子。

    他们一个月所交保护费,也不足一百铜子儿。

    这些泼皮虽然混,但是也知道,如果要的太狠了,真的让人家活不下去的话,容易适得其反,反而让人家都联合起来反抗。

    那就得不偿失了。

    一百铜子儿虽然不多,但架不住商贩多呀。

    加上时不时的再选几个富裕一点的多剥削一下,一个月可是不少呢。

    而对于像是这个杂技班这种,因为庙会缘故,临时来到这里摆摊卖艺的,一般情况下,他们会直接要个一两百文左右。

    毕竟他们都是临时过来的,可能在这里摆个十天半月的就离开了。

    一两百文都是赚的。

    反正这些都是外地来的,就算愤怒也是敢怒不敢言。

    能拿得出来就留下,拿不出来就赶走。

    而这次居然如此狮子大开口,这主要也是班主给的那些铜板儿惹的货。

    因为庙会之顾,此城人数爆满,观看杂技的人也多,这赏钱也多。

    更是有洛依依、顾灵汐两女,给了两颗银裸子。

    班主他们是刚赶到这里,才开始摆摊,也就刚开一场。

    为了打发他们走,就将银裸子给收了起来,把刚刚那一场赚的那些铜板儿,取了一百文,拿出来给了他们。

    听上去,一场一百多文,似乎很多。

    表演个一天,一两银子不在话下。

    偶尔遇到比较富有的,像是洛依依等人,比较大方的,那就赚的更多。

    但实际上,杂技班也有可能会遇到,表演完毕之后,只有区区几个铜钱打赏的时候。

    而且大部分时候,他们其实只能温饱。

    况且他们杂技班人多,要养活的人也多,还得给人家发月银。

    班主根据以往的经验,觉得一百多文足够打发他们了。

    但没想到小喽啰见他这么痛快的将银钱拿出来,顿时就明白,这些人今天一定不少赚。

    否则根本不会这么痛快。

    像是之前遇到的那几家,无一不是磨磨唧唧,愤怒异常,甚至还说他们无法无天,没有王法。

    最后在发现如果不交钱,根本就无法在此城立足,更无法继续卖艺的情况下,才不得不妥协。

    为了不浪费这几日难得的机会,才勉强拿了出来。

    这小喽啰也是聪明,判断出他们不少赚,因此立即就开始狮子大开口了起来。

    如果班主知道是自己痛快拿钱的举动,才引得对方大开口,心里不定会怎么后悔呢。

    班主急忙去跟他们讲道理,哭诉自己今天才开一场,实在没钱去了。

    洛依依后背隐隐作痛,为了不让慕容楚担心,就强忍着没有说出来自己的不适。

    此刻只是依偎在了他的怀中,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脸上有一丝怒色,看样子,想要上去教训一下对方。

    她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劫富济贫,就喜欢打抱不平。

    因此才被白一弦称为红衣女侠。

    虽然后来进宫成为后妃,在深宫中,被那些规矩渐渐磨平了棱角。

    但如今出了宫,有些释放了本性,见到如此不平之事,自然还是想管一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