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旺夫小哑妻 > 777、接亲(3更)
    院外有婆子守着,看到宋元宝,第一时间进去通秉。

    温婉听说宋元宝回来,跟客人打声招呼就走了出来。

    里面都是女眷,宋元宝不方便进门,就站在院门外。

    看到温婉时,他行了个礼,嘴里喊道“娘。”

    “元宝?”温婉看到他很是欣喜,“我今儿忙得脚不沾地都没空出门,听下人说,你高中状元,都跨马游街回来了?”

    宋元宝想到刚才宾客们夸温婉的话,忽而一笑,拱手作揖,“那都是托了娘旺家的福。”

    温婉被他这一客气给弄得愣了一愣,随即上前虚扶他一把,“家里什么都给你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去叶家迎亲,你昨儿个晚上就没睡好,撑不撑得住?若是撑不住,现在回房眯会儿,时辰尚早,都还来得及。”

    之前在太和殿,宋元宝的确是瞌睡得不行,不过后来被赵熙刺激了那么一下,如今不想睡了,他四处张望一番,问温婉,“我爹是不是还在宫里?”

    温婉点头说在,“今儿不止你大婚,太子,哦不,新帝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都堆在一块了,他身为正四品朝廷命官,理应到场的。”

    “那一会儿我把新娘子接来,拜高堂少了一人怎么办?”宋元宝有些担忧。

    叶家那头父兄就已经到不了场,若是自家这头再少人,新娘子心里肯定会有想法。

    “放心吧!”温婉宽慰道“你爹有分寸,一定会想办法赶在你拜堂之前回来的。”

    宋元宝点点头,想去外院看看,旁边许登科关切道“我见你精神状态不好,还是去歇一歇的好,免得一会儿去接新娘出了什么岔子。”

    温婉十分赞同,也随之劝说,“元宝,今儿是你的大日子,没精神可不行,快去吧,别的事儿,有我给你应付。”

    一个两个都这么说,宋元宝也不好再三推辞,“那我这就先回房了,有什么事,让人来叫醒我。”

    目送着宋元宝走远,温婉才想起来跟许登科道一声恭喜,“相公说的果然没错,先生是个被耽误了的朝廷栋梁,若是早几年治愈,兴许如今早就位极人臣了。”

    “夫人过誉。”许登科谦逊一笑“许某能有今日,全都是托了老爷夫人的福,能一举高中,已是感激不尽,不求位极人臣,但求今后在朝为官能够无愧于心。”

    温婉一直很相信宋巍的眼光,当初许登科刚来宋家,温婉就从未因为对方的生理缺陷而看轻过他,今日听了许登科的一席话,越发觉得此人品性十分难得。

    唇边莞尔,温婉道“但愿先生能一辈子不忘初心。”

    ……

    宋元宝回房后,院里的小厮们自发退出去,没人敢进房打扰,他睡了半个多时辰,温婉才遣人来叫醒他。

    宋元宝被伺候着梳洗更衣,换上为成亲准备的大红喜袍。

    抬步去往前院,就碰到刚回府的宋巍。

    “爹。”宋元宝喊了他一声。

    宋巍朝他看来,眼梢染了笑意,“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再适合,也只能这穿一天。”宋元宝玩笑过后,问宋巍,“登基大典是不是完成了?”

    “登基大典很复杂。”宋巍如实道“我是得了陛下特赦回来给你坐高堂的。”

    “陛下?”宋元宝一时半会儿不习惯宋巍对赵熙的这个称呼。

    “嗯,的确是他让我回来的。”宋巍又重复了一遍。

    宋元宝面色晦暗,“之前我在太和殿唤他,他都不搭理我。”

    “这件事我听说了。”宋巍道“往后不可再在公众场合这么调侃陛下,明白吗?”

    宋元宝想解释说自己没有调侃,他当时只是发自内心地想问问,是否赵熙当了皇帝,他们之间从此就君是君臣是臣,他不是不过脑子,而是情不自禁,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没把这些话说出来。

    毕竟在旁人眼里,他本来就问得不符合时宜。

    罢了罢了,这世上本没有感同身受一说,何必非要每个人都明白自己当时的心境。

    “嗯”了一声,宋元宝乖顺地点点头,“我知道了,今后肯定不会再这样,爹,我要去接新娘了,您有事儿就去忙吧。”

    宋巍站着没走,一直看着宋元宝带上迎亲队伍出府,他才微微一叹。

    太上皇花了那么多心思,为的就是让新帝断情绝爱,如今的赵熙,已经不是当年的太子了。

    当了帝王,他只会把自己藏得更深。

    说来,元宝的成长环境太过一帆风顺,这么些年来从未遇到过大风大浪,以至于养成了看似大大咧咧实则重情重义的性子,他不是冷心肠的人,就算这一刻跟你翻脸,下一刻马上就能嬉皮笑脸,要他学赵熙那样,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思及此,宋巍又是一叹。

    元宝这性子,也不知对于将来而言是好是坏。

    ……

    宋元宝带着迎亲队伍到了叶家。

    叶嵘不在,叶家拦门的那档子人特别好打发,一个红包打发不了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

    大公子叶峥倒是在仪门处给他出了几道题,可宋元宝是谁,能拿下新科状元,又是个古灵精怪的性子,脑子转得比谁都快,几乎没怎么想就轻轻松松答了出来,知道这人爱花成痴,还特地送了他一本花卉秘籍。原本是宋巍的藏书,宋元宝早几日收拾书房的时候见着,就向宋巍讨了来,为的就是今日拿来讨好大舅兄。

    叶峥得了奇书,心中狂喜不已,哪还有心思拦门,直接就把人给放了进去。

    得知宋元宝轻轻松松就入了内院,俞氏笑骂一声,“这臭小子,时辰都还早着呢,哪有这么迫不及待的?”

    反倒是已经打扮好坐在床沿上的叶翎听红了脸。

    她下意识抬眼朝着窗外瞧,还没看到宋元宝,脑袋上就盖了东西,视线被遮挡住。

    俞氏一边给她拉正盖头,一边念叨,“等去了夫家,够你看好几十年的,这会儿乖乖坐着等他来接就是。”

    叶翎又羞又窘,“娘,哪有您这样的?”

    俞氏嗔道“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先前都一并跟你说了,这会儿还害羞个什么劲,去了尽快给我怀个外孙,孙子我是指望不上了,只能看你。”

    叶翎一张小脸都快热爆了,小声嘟囔,“越说越离谱。”

    俞氏本就是性子豪爽之人,言语方面倒没那么拘束,但见闺女害羞得只差钻地缝,她很快收了打趣的心思,“行了,我去堂屋里坐着,一会儿你大伯娘二伯娘扶你过来,还有,你峥大哥就在外头等着,你出门的时候他背你。”

    “好,我知道了。”

    叶翎应着声,心思却已经飞到宋元宝身上,脑补着他今日大红袍服跨马游街的样子,一定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