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妈基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活系男神 > 第586章 何苗苗:还有谁不服?
    何苗苗冲着身后招招手,炮膛“哼”的一声,翻着不屑的白眼,拿过来一个礼盒。

    礼盒不大,但是很沉。

    交到汪言手里时,甚至有点微微坠手。

    何苗苗很兴奋“从我生日那天起我就开始琢磨,真的是犹豫了好久才最终定下来的,快看看喜不喜欢!”

    汪言一听,心里就有点麻。

    哎哟,肯定便宜不了!

    何苗苗过生日,汪言发动逗鱼全站为她庆生,花掉五六百万,就这还是内部价。

    以她的性格,不想方设法的还回来才叫奇怪呢。

    不过,自己挖的坑,喊着眼泪也得冲。

    拆吧!

    解开丝带,打开外包装,看到那熟悉的楠木盒子,汪大少心里又是一突。

    卧槽!

    小公主你可千万别放卫星……

    开盒的时候,狗哥背心都冒汗了。

    最终打开一看,咦,不是我想象的那东西?

    还好还好!

    狗哥觉得还好,周围却炸了。

    “靠!百达翡丽?!”

    “妈耶!这是谁家的姑娘啊?好大的手笔!”

    “哪款哪款?”

    “不知道,反正不是入门级。”

    核心圈里是一票姑娘,没人认识,爱玩表的那群男士离的远,看不清。

    所以一时之间,大家只认出了牌子,对价格没什么概念。

    汪言在意识到何苗苗送的是百达翡丽时,真的特别害怕会是6002g、5016a之类的表王款,太贵太高调了。

    眼下这款就好得多。

    嗯,它是……是什么呢?

    汪言辨认半天,没认出来,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它不是在售款。

    别人送的礼物自己认不出来,就很尴尬。

    但狗哥脸皮厚,可以面不改色的翻卡片。

    ref3448 senza na?

    汪言没怎么看懂,但是爱表如命特意凑过来的虎哥惊了个呆。

    “卧槽!3448无月相显示?!”

    虎哥一嗓子嚎出来,附近都炸了。

    “不可能啊?!3448的无月相哪儿有玫瑰金款?!”

    “表带也不对啊!”

    “就是,3448无月相只有一款皮表带,而且是黑色表带,怎么会有这种白化鳄鱼皮?!”

    “懵了懵了……你们没认错?”

    “怎么可能?3448这种经典收藏款谁会认错?”

    “我家里就藏着一块3448月相,戳瞎我都不可能搞错!”

    一票爱表的富二代下意识的就往中间凑,瞪大眼珠子盯着汪言手里那块表,一个个气喘如牛,要疯似的。

    在真正的爱表人士眼里,那块表是个奇迹。

    狗哥就很懵。

    你们在讲什么,我听不懂啊……

    刘璃、娜吾她们更听不懂,但是周围那群专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很快就让她们意识到了这块表的珍贵。

    从头捋起。

    ref3448是百达翡丽在1962年推出的量产表,因为外形特别漂亮,而且是当时市面上唯一一款自动上弦万年历腕表,所以爆火全球,一表难求。

    直到1985年停产,百达翡丽总共生产了586枚3448。

    ref3448的一大显著特色,是设于6点钟位置的月相显示,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月相显示这东西有点过时落伍了。

    所以,百达翡丽为客人专门订制了7块无月相显示的3448。

    既“senza na”。

    取消月相显示后,3448以更加纯粹的风格,成为在今天来看亦不落伍的经典,漂亮得一逼。

    然而这玩意全世界总共只有7块。

    想收藏它的收藏家数以千计,但是根本买不到!

    娜吾听得胆战心惊,悄悄问凑过来看表的胥哥“那得多少钱啊?”

    “不知道。”胥哥摇摇头,“这款表很久都没有出现在外界了,有价无市。”

    虎哥顺嘴接一句“如果是普通的无月相,应该可以拍到六七百万人民币吧!”

    “那么贵?!”

    傅雨诗、林平之、婊婊、媛媛……有一个算一个,都被吓得瑟瑟发抖。

    因此,她们没有注意到虎哥的说法——

    普通的无月相。

    狗哥听着他们的议论,心里一片凉凉。

    总共7枚3448无月相,其中,4枚是黄金款,3枚是白金款。

    你这块玫瑰金表盘的3448是哪里来的啊啊啊啊?!

    何苗苗璨然一笑“我买了一块黄金款,送回日内瓦百达翡丽总部订制修改的啊!”

    咕咚……

    狗哥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液。

    小公主就很开心,叽叽喳喳的讨好卖乖。

    “我跟你讲,黄金款特别老土,只有像我爸那个年纪的土老帽才喜欢,白金款的又太冷,商务人士凑合戴戴还成,不适合你啦!

    你看看,玫瑰金多时尚?!

    年轻,朝气蓬勃,而且独一无二!

    再配上我特别订制的白化鳄鱼皮表带……哇,你快戴上我看看效果!”

    狗哥木然的听着,然后木然的被何苗苗拉过手……

    唰!

    一片片的小飞刀扎了过来。

    狗哥终于醒了,急忙抽出手,假装翻看表壳。

    然后一眼在表壳背面看到一个英文缩写y。

    “那是我的名字缩写?”

    “对鸭!”何苗苗理所当然的点头,“特意为你定的嘛……对啦,你现在有百达翡丽的高级了,我走我爸的关系以你的名义定的表,然后资料也是我帮你填的。

    如果你想把签名刻上去,回头联系日内瓦百达翡丽总部报你的名字就可以,高级定制服务很有意思的,什么都能弄!

    你的字写得那么漂亮,不刻上去太可惜了……

    主要是吧,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不然我就直接找你要中文签名了。

    你那么鬼,我怕你猜到……”

    何大公主是真的很嗨,话特别多就是一个明显的证据。

    狗哥整个人都麻了。

    悄悄瞥一眼刘璃,没发现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就是嘴角边始终挂着的那抹微笑不见了……

    唔,有点凝重。

    是火山爆发前的压抑么?

    你能不能再压一会儿?

    压到晚上上床我就有办法帮你舒缓情绪了……

    再看何梦,紧紧拽着妹妹的手,眉头微微蹙着,望向何苗苗的目光非常微妙。

    正常人很难读懂。

    汪言随便一转头,又看到了初新。

    小姐姐站在人群外围,表情特别复杂,人也比平时沉默。

    哎!

    头疼!

    更头疼的是,何苗苗还在那一个劲儿的催。

    “你快带上看看效果怎么样!”

    我不想戴!

    我甚至不想收!

    我又不是买不起,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少钱么?!

    掏出来吓死你!

    狗哥内心里是非常、非常、非常抗拒的,但是,又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来拒绝。

    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先探探底。

    “花了多少钱?”

    何苗苗马上支棱起耳朵,特别警觉的样子“我的一片心意,关钱什么事?!”

    狗哥虚弱的抵抗着“太贵了不合适……”

    “哎呀不贵不贵,才一百多万!”

    嗯?!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汪大少仔细回忆,很快想起来了——当初自己给何苗苗庆生时,同样是这么敷衍的。

    行啊你?

    都学会萧规曹随了?

    “所以到底多多少?!”

    “多一位……多一丢丢而已啦……”

    何苗苗最开始有点心虚,但是很快,她就理直气壮的找到了说辞。

    “哎呀,你就说好不好看、喜不喜欢吧!钱不是重点,当初我过生日,你花了上千万给我在平台上庆祝,我墨迹什么了?!”

    哈?!

    我什么时候给你花了上千万?!

    不就500多万不到600万吗?

    汪大少觉得这姑娘的良心大大滴坏了,与此同时,周围炸了。

    “卧槽!汪神泡妞真舍得啊……”

    “怪不得怪不得,懂了懂了!”

    “那这份礼还得也是够重了,我感觉这块唯一定制的y专版3448一旦上拍,至少2000万起。”

    “保守了吧?”

    “现在也就这个价,但是假如以后汪神再搞出点什么大事,或者真正崛起成为资本大佬,那这块表涨起来没头。”

    “对啊!收藏品这东西,稀缺是一方面,故事是另外一个重点。”

    “那眼下这是什么故事?”

    “n女争夫,女王独霸?嘎嘎嘎嘎……”

    “麻痹的,啥家庭啊?定情信物都特么两千万起,我酸得都特么淌眼泪了!”

    你们就笋吧!

    定情信物都整出来了?!

    多大仇啊?

    汪言无奈的看了一眼刘璃。

    正常情况下会很有默契的来打圆场的小琉璃,却特别“温柔”的一笑。

    “看我干什么?人家苗苗妹妹的一片心意,你自己看着办啊。”

    我特么……晚上你等着!

    何苗苗笑看一眼刘璃,表情并不盛气凌人,但眼神里特别有戏。

    再瞥一眼何梦,微抬下巴,骄傲不言而喻。

    何梦气得都要涨奶了,却拿她一点没辙。

    在礼物这方面,确实打不过啊!

    论价格输到没边儿了,论心意也未必能赢。

    碰到这么一个败家女,就特么离谱!

    既然打不过何苗苗,那么……我弄死汪二狗!

    “啪啪啪……”

    何梦突然开始鼓掌,笑盈盈的看着汪言,一刀捅了过去。

    “郎有情妾有意,天作之合啊?

    老同学,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真心换真心,要不,你就别假装客气了~~~

    嗳,本家妹妹,现在是不是就差你一句表白了?”

    汪言∑っ°Д°;っ

    我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老人们都说女人不能得罪了……

    真的是,越漂亮的女人越特么小心眼儿!

    何苗苗惹的你,你打我干什么?!

    正气愤着,何小鹿仰起头,冲着娜吾,特别真诚的劝道“姐姐,你要发骚就快点吧!再晚就来不及啦……”

    !!!

    这只萝莉,从中间剖开,心肝脾肺胃全特么是黑的!

    “噗……噗……噗……”

    周围传来一阵吭哧吭哧的闷笑,大家都觉得,娜吾这姑娘太有意思了。

    其实我们真的不想嘲笑你……

    但确实憋不住哇!

    娜吾反复深呼吸,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胸口都快涨到g了。

    平之和诗诗见状,开始冲着狗子磨牙。

    一个大大的“死”字,准准的贴在汪言脑门。

    只等秋后问斩。

    狗哥那叫一个憋屈又无奈。

    我能怎么办?!

    我也想暴起反杀,但是瞪大狗眼仔细看看,她们哪有一个好惹的?!

    只能是靠脸皮硬顶呗!

    然后何苗苗还在那一直催“快戴上试试嘛!来,我帮你!”

    她现在是杀神状态碾压全场,压根不和那群婢女废话,就盯着狗子往死里削。

    何梦姐妹俩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看我理你们不?

    “得得得,我自己来!”

    狗哥眼看着何苗苗又想上手,果断认怂,自己戴上了这块唯一版3448。

    经典就是经典,极简风格的表盘实在太漂亮了。

    玫瑰金+白化鳄鱼皮的搭配,让整块表显得有点怪异,额,有点不像3448无月相了。

    但是吧,多看几眼,又会觉得很魔性。

    古典与现代的结合,让半个世纪前的设计,焕发出一种特别有趣的光彩。

    就像是某种轮回。

    更像是一种致敬,以超越为礼,再次诠释经典。

    而且,何苗苗的改版想法虽然有点异想天开,却并非是那种不管不顾的胡闹。

    它的气质是真的很搭狗哥。

    骚气外表,极简内核,特立独行,不与人同。

    当汪言抬起左手手腕时,以虎哥为首的那帮爱表人士都快疯魔了。

    “麻痹的,真特么帅!”

    “这表要是给我,我能舔哭何家小公主!”

    “你特么到底是馋表还是馋她?”

    “都馋,有问题?”

    “没毛病老铁,我也都馋……”

    “你们心可真大,我就想摸摸那表……汪神,求你了,借我玩一晚上呗?”

    “嗯?!”

    “兄弟们我不行了,再不动手我就要憋死了!”

    “我懂你的意思。”

    “这样吧,待会不是切蛋糕吗?切完蛋糕,咱们就埋了汪狗,咋样?”

    “算我一个!”

    没几秒钟,以刘放为首的帝都二代就和以建武为首的极速联盟谈妥了。

    看着如此春风得意的汪狗,大家是真的控制不住情绪。

    骚起来不看场合,灌狗粮不看剂量,你不死天理难容!

    狗哥摩挲着完全属于自己的定制pp,瞥一眼那群沙雕,默默的叹了口气。

    想弄死我的人多了去了,轮得到你们?!

    你们看着吧,何苗苗下一句话,保证有人炸。

    狗哥刚躺好,何苗苗果然开口了。

    她环视周围一圈,笑眯眯的问“还有谁的礼物没拆呢?初新姐?刘璃?葱葱?要不今天就别拆了,我有点饿,想吃蛋糕。”

    “哇……”

    周围的杂音一下子上了分贝。

    汪言都对何苗苗刮目相看了,今儿这憨憨就特么离谱!

    在外人看来,情况是何大公主的礼物太珍贵,已经顶到天花板了,所以她不想剩下的人为难,给了大家一个台阶。

    突出一个通情达理会做人。

    没错了,智慧与美貌并重,温柔与大气共存,说的就是我们小公主!

    但是在知情人眼里,情况恰好相反。

    这是杀人诛心啊!

    我的礼物一出手,你们的礼物就没必要拆了。

    知趣的就抓紧下台阶吧,别挣扎了。

    事已至此,本公主就想问问,还有谁不服?!

    实在不愿服输,也可以啊,反正这么多人看着呢,丢人的是你自己。

    本公主可没有针对你们哟~~~

    然而实际上,既然已经点了名,那就已经是最大的针对。

    她这一套连招太特么凶、太特么离谱了。

    偷偷去了补习班啊?!

    小琉璃攥紧了拳头。

    她倒不是想打人,就是单纯的紧张。

    就好像……被架着上了梁山。

    她的礼物并不差,因为那是她的心,是她能给汪汪的最好。

    但是,在价值方面,和那块3448没法比。

    正常情况下,这不是什么问题。

    可眼下,太多人因为那块表而激动了,再加上,原本就有那么多人想看自己的笑话……

    刘璃觉得压力山大。

    汪言早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所以一直在等着这一刻。

    反复斟酌,反复思量。

    到我了么?

    ok,好好看着,哥是怎么秀的!

    正要开口,帝舞三疯之首,哈士娜,终于栓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