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菲菲都说了,她是看错了,她就是女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东西,那些衣服,给您看您能说百分百都分辩出来吗?

    现在那么仿品,a货,都做的比正品还真,行家都能被欺骗了,她认错了,就该死,就那么不能原谅吗?

    您要是非要因为这件事把菲菲赶走,我也跟着一起走,我们四房都走,就不会妨碍你们和和美美,一家团圆了。”萧慧也跟着字字泣血的问。

    老爷子的性子他们都知道,你不能激怒他,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给他谈感情,别跟他讲道理。

    “爸,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哪有过不去的仇,何必这样呢!”张月婵跟萧慧的关系还可以,在长时间的沉默观察之后,第一个出来帮腔。

    “就是,笙笙,你菲菲姐就是看错了,不用非要她以死谢罪吧,咱们买东西,谁还没有个看走眼的时候。”曹云娴也出面了。

    “爸,您也别生气了,菲菲都知道错了,你看看孩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大过年的,咱们和和气气的多好。”叶茹也跟着劝。

    姜美云咳了一声,掐了儿子一下,让他别再找事了,笑着走上前去:“菲菲可是个孝顺的孩子,给爸您专门准备了礼物呢,是吧菲菲。”

    霍骁叹了口气,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他心疼笙笙,可也不能让这个价散了,当大家长的永远都是最难的一个,看向凌笙:“乖孙,你想怎么处理,爷爷都依你。”

    事情闹成这样,凌笙已经基本达到目标了,也不想爷爷为难,她不喜欢的那些人,是爷爷的亲人,让他怎么选:“我听爷爷的。”

    反正她就要告诉家里这些心怀不轨的人,她不主动惹事也不怕事,最好别招惹她!把老虎当成兔子,可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这件事就到这里结束吧,谁也不要再提了,把衣服都送回去,都放这里什么样子。”霍骁做出了决定,看着那边还在哭着呢,尤其是萧慧跟霍菲菲母子俩,抱在一起哭,哭的他心烦:“老四家的,你们也别哭了。”

    霍玄州还没过瘾,要他说,就直接把霍菲菲个蠢货给赶出去才最好,四叔四婶一向是最会卖惨的,就那么几句话,就让爷爷心软,改变主意了。

    爱德华倒是一直没有说话,眼珠子转了转,状似不经意的观察着眼前的情况。

    霍菲菲跟他说,她是霍家唯一的女儿,霍家的人都喜欢她,把她当成宝贝,她很受宠,将来霍家的家业,她会分到很多。

    可看眼前的情况,并不是那么一回事,霍家的家主霍骁,更喜欢的好像是她嘴里的那个霍词的私生女凌笙!

    凌笙总觉得这个爱德华王子,看起来正气凛然的,其实单看五官的话,有点贼头鼠脑的,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霍菲菲一口咬定她眼神不好,错把正品当成山寨,是她的错,说提议把东西拿出去处理掉也是为了霍家的名声,多冠冕堂皇的借口,多高大上的理由!

    老四家两口子闹了一通,其他人跟着帮腔,老爷子又拍了板,凌笙要是再追究,就是不识抬举了,都是一家人,不能闹得太过了,也没说原谅不原谅霍菲菲,上去收拾她东西去了。

    霍骁追上来,看着凌笙忙碌的小身影,心疼的不行:“笙笙,别收拾了,那么晚了先睡觉好不好?等明儿爷爷让人帮你整理,别累着了。”

    “不用。”凌笙还在整理衣服,都倒出来了之后,才发现很多衣服都褶皱了。

    霍骁越发的难过:“笙笙呀,是不是生爷爷的气了?”

    凌笙:“没有。”

    她越是淡定无所谓,霍骁就越心疼她,乖孙受了委屈了,都是因为他这个做爷爷的,心里难受,声音也沉了下来,看着她感慨:“爷爷知道,你是为了爷爷才忍了这口气的,爷爷在这里谢谢你,我家乖孙最知道心疼爷爷了。”

    他能怎么办?老四是他亲儿子,他虽然不喜欢菲菲,可也是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只是没想到做事越来越不像话了。

    “爷爷,我真的没有生气,您回去睡觉吧!”凌笙回头,看着他勉强的勾唇笑笑。

    霍骁看的心酸难忍:“乖孙,爷爷跟你保证,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谁要是再欺负你,爷爷就把他们逐出霍家。”

    凌笙笑着摇头:“爷爷,我真的没有生气。”

    霍骁叹了口气,失落难受,乖孙生他的气了,就是生他气了:“那爷爷走了,你也早点睡。”

    凌笙看着爷爷情绪低落的不行,她是真的没有生气,都说清楚了爷爷怎么还这么难过呢!

    小七睡眠质量是极好的,那么大的动静,孩子愣是没醒,不过家里房子的隔音效果,也是很好的。

    苏奚音把霍骁送下去,又上来了,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笙笙,就这几天,就算不开心,你也忍一下,就当是为了爷爷奶奶。”

    凌笙乖乖的点头:“奶奶,我知道。”

    “你爷爷他不容易,都是儿孙,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么大一家子,想要调谐好,你爷爷比你难。”苏奚音叹了口气,摸着她的脑袋:“奶奶就知道,不该让你回来的。”

    凌笙蹭了蹭奶奶温柔的手掌心:“奶奶,你跟爷爷在这里,我过年了怎么能不过来。”

    奶奶这些年,肯定也没有少受苦,那一个个的伯母,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奶奶就是心疼你。”苏奚音让她往里挪挪,掀开被子:“奶奶今天跟你睡好不好?”

    凌笙转身抱住奶奶,甜甜的道:“好。”

    苏奚音看着又乖又软的孙女,心都软化了,沉声道:“跟奶奶说说,她怎么欺负你了。”

    “奶奶,她也没怎么欺负我,就是骗我说东西是假货,让我扔了,我当然知道是真的,就找霍玄州帮忙,让他在客厅里把我们拦住。”凌笙嘿嘿乐,知道奶奶早就知道了:“她把我当成傻子,还给我她用过的垃圾,我本来也没想怎么样,是她越来越过分。”